姐弟俩为抚恤金闹上法庭 法官提醒:抚恤金≠遗产

2020年06月17日18:59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记者 宋向乐)“法官,你好,我按照上回的约定把钱全都带来了,让你们为了我们姐弟俩的案子费了不少心,真是太感谢了……”6月16日,随着被执行人林毛(化名)当场将5万余元执行款交到了申请执行人林华(化名)手中,这起因争夺抚恤金引发的共有物分割纠纷随之圆满执结,挽救了一份亲情,维护了一个大家庭的和谐。

被执行人履行现场(中为执行干警)

【案情】抚恤金引姐弟阋墙 法院判决三七开

林华和林毛是姐弟俩,父亲林某生前是河南某公司的职工,母亲汪某已于2003年过世。2018年4月,林某因病去世,其所在单位发放一次性抚恤金180629元和丧葬费6590.37元,均由林毛领取。

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后,林华向弟弟提出了抚恤金分配的问题。她认为,自己和弟弟作为父亲林某的儿女,对抚恤金享有共同的权利,父亲单位发放的抚恤金不应该只留给弟弟林毛,而是应该平均分配。

对此,林毛则不予认可:“父亲生病之前就常年在我家居住,而且父亲生病之后,一直都是由我们一家人照顾和护理,抚恤金应遵照对老人生前实施照护、承担责任和义务的多少分配,而且父亲的后事也都是我在操持,为了这些事也影响了上班,应当获得补偿,更不用说之前我们双方也对遗产和抚恤金的分配有过口头约定,因此不应当再分给姐姐抚恤金。”林毛认为,姐姐并未尽到对父亲养老送终的义务,因此并不愿意从抚恤金中拿出一些钱分给姐姐。

多次协商无果后,林华将弟弟起诉到了法院。

郑州市惠济区法院经审理认为,死亡抚恤金的分配方式可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如实在协商不成,一般按照均等分割原则处理,但同时应综合考虑各分配对象与死者的亲密程度、对死者所尽抚养或赡养义务、生活能力、经济状况等客观情况,以确保抚恤金的分配公平、合理,且不违背抚恤金发放之目的与初衷。

本案中,林某妻子汪某已先于其去世,故本案中180629元抚恤金由其子女共同所有。关于该抚恤金的分配,因林某生前与林毛共同居住生活,尤其患病后一直由林毛照顾。虽然林华在庭审中述称经常探望林某,但探望并不代表实际照料、赡养了林某;且林华承认在2014年父亲患病后,未再向父亲支付赡养费。

因此,分配抚恤金应当对死者生前赡养扶助较多的亲属多分配,并兼顾其他亲属情况为原则酌情进行分割,综合考虑本案情节,酌定由林毛享有抚恤金的70%,林华享有抚恤金的30%,遂依法作出民事判决,判令林毛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林华返还抚恤金52565.82元。

【执行】执行法官释法明理“解”心结

因判决生效后,林毛并未履行,林华向惠济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承办法官向被执行人林毛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和财产报告令等执行文书,督促其主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然而林毛既不主动申报财产,也不履行。

执行干警考虑到本案系因家庭矛盾所引发,且双方当事人在纠纷发生前关系不错,如果简单地强制执行,虽然可能会很快执行到位,制止表面的纷争,但这样不仅化解不了姐弟俩之间的矛盾,还将可能影响两人之间的骨肉亲情。

于是,执行法官决定从情理法角度入手,努力做双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劝说他们各让一步、互敬互谅。最终,双方当事人被执行法官劝导和耐心所感动,就抚恤金分割问题达成了调解协议,约定在6月16日前由被执行人林毛一次性支付5.2万余元,双方就本案再无其他纠纷。随后,被执行人林毛如约于6月16日到惠济法院履行了全部执行款。

【法官提醒】抚恤金≠遗产

我国继承法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而抚恤金则是国家在相关人员死亡后,发给其亲属的具有精神安慰和物质补偿性的金钱支付,发放对象是死者近亲属,主要目的是用以优抚、救济死者近亲属,特别是用来优抚那些依靠死者生活的未成年人和丧失劳动能力的近亲属,以及对死者尽了主要义务或者与死者生前共同生活的近亲属,应属于近亲属的共同财产。

抚恤金是基于特定身份而产生的一种财产权,但它与遗产有所区别。享受抚恤金待遇的人一般需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必须是死者的直系亲属;二是死者生前主要或部分供养的人。且在司法实践中,分割抚恤金应根据实际情况,以照顾、救济主要或者大部分依靠死者生前抚养的且目前生活困难的亲属为原则,由近亲属进行分割。

同时,孝顺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且赡养父母是法定义务,有赡养能力的子女不能因为家庭矛盾等理由拒绝或“选择性”地对父母履行赡养义务。本案中林华作为子女,虽然没有跟父亲林某居住在一起,也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林某,尽到赡养义务。且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在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享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

编辑:谭敏  审核 :新闻总值班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