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丝带”诞生记

2021年02月10日09:13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2月10日 第09 版)

国家速滑馆运行团队速度滑冰项目竞赛主任王北星在首次制冰完成后试滑。  新华社发

  华灯初上,明月高悬。五彩之光在国家速滑馆的玻璃幕墙上飞速流转,宛如速滑运动员在冰面上纵情疾驰。一年之后,这里将成为全世界顶尖选手汇聚的殿堂。

  丝带飞扬,连通世界。以“冰丝带”为代表的北京冬奥会竞赛场馆群蓄势待发,期待着与来自全世界的宾朋共享奥林匹克荣光。

  “双奥团队”的梦想延展

  北京北五环林萃路畔,一座清代的兆惠石碑见证了“双奥之城”的历史。2017年3月,石碑旁的临时场馆射箭场、曲棍球场完成北京奥运会的历史使命后优雅谢幕。3年后,承担北京冬奥会赛事的国家速滑馆“冰丝带”在这里拔地而起,与“鸟巢”“水立方”构成“双奥之城”北京的标志建筑群。

  “如果说‘鸟巢’‘水立方’等北京奥运会场馆象征着‘百年圆梦、中华崛起’,那么‘冰丝带’则代表着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新的向往。从场馆设计的第一张图纸开始,我们就在考虑赛后利用,考虑为大众服务。”北京国家速滑馆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国家速滑馆运行团队主任武晓南说。

  国家速滑馆“冰丝带”设计总负责人、北京建院副总建筑师郑方曾承担主持设计国家游泳中心、国家网球中心等5座奥运场馆的重任。“冰丝带”的创意设计就出自郑方之手。

  “水立方是把柔软的水设计成坚硬的方块,冰丝带则是把坚硬的冰设计成柔软的丝带,这蕴含了中国人对自然的深层思考和刚柔相济的智慧。”郑方说,我们要把一个极具科技含量、可持续运营的“冰丝带”交给冬奥、交给北京。

  国家速滑馆“冰丝带”总工程师、北京城建集团总工程师李久林曾担任“鸟巢”项目总工程师。他说,“鸟巢”的钢结构是北京奥运会留下的重要遗产,“冰丝带”则在大跨度索网结构屋顶、材料国产化、绿色场馆、智慧场馆等方面形成新的亮点。

  原始创新成就“中国方案”

  国家速滑馆冰面面积近1.2万平方米,制冰会产生大量能耗,应用何种技术制冰成为各方关切的焦点。

  在与北京冬奥组委、国际奥委会制冰专家的讨论中,国家速滑馆建设方最早提出采用二氧化碳跨临界直冷制冰技术。国家速滑馆制冰系统设计负责人马进说:“中国二氧化碳亚临界直冷制冰技术已经处于世界先进水平。事实证明,这条新路线不仅走得通,而且走得更远。”

  在创新的背后,环保考量是最重要的因素。据介绍,使用相同数量的传统制冷剂的碳排放量,是二氧化碳制冷剂的3985倍。将来,在“冰丝带”全冰面运行的情况下,一年可节约大约200万度电。

  2018年1月,当李久林提出在国家速滑馆索网施工中应用国产高钒密闭索时,外界曾出现不同声音和意见。在一些人士看来,国产高钒密闭索从未在建筑领域应用过,更何况是要应用到国家速滑馆这一重大工程中。

  然而,李久林所看重的,是坎坷背后的“新天地”。在推动高端材料国产化情怀驱使下,李久林和团队联合厂家进行技术攻关,仅用3个月便突破核心瓶颈。国产高钒密闭索在国内国家级大型场馆中首次成功应用,三亚亚沙会主体育场等国内各大工程纷纷“效仿”速滑馆应用国产高钒密闭索,打破高钒密闭索国际市场垄断,进口索价格开始下降,国内高端材料行业跨步发展。

  开放办奥打造“最快的冰”

  打造“最快的冰”,是国家速滑馆建设团队的梦想。

  “国家速滑馆虽然位于平原,但我们会在可以掌控的范围内,给运动员提供最好的冰面。”北京城建亚泰制冰联合体负责人李燕敏说,“我们将赛道混凝土冰板层水平高差控制在4毫米左右,场地非常平整。采用二氧化碳制冷可将冰面温差控制在0.5摄氏度内,非常均匀。”

  来自加拿大的资深制冰师马克·麦瑟是“中国方案”中至关重要的“国际元素”。年届花甲的他从1987年开始从事速度滑冰制冰工作,为全世界20来个速滑馆工作过,诞生过许多世界纪录的卡尔加里速滑馆的冰面就是他的杰作之一。

  虽然马克久经沙场,但采用二氧化碳跨临界直冷制冰技术仍给他带来了新的挑战。为了达到最优的电导率,在用来制冰的水中,提纯水和自来水的配比在每一个冰场都不一样,而这个配比需要马克靠自己的经验去调整,场馆的温度和湿度也是同样的道理。

  “冰丝带”完成首次制冰之后,马克用一枚玉石印章在冰面上铺的一小张宣纸上盖上了自己的大名——这枚印章是中方团队为他准备的生日礼物。为了完成“冰丝带”的首次制冰,最近的这个圣诞节、元旦和60岁生日,马克都是在北京隔离期间度过的。

  奥运遗产造福于民

  已经退休的新华社高级记者梁希仪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采访中国冬季项目。梁希仪说,在20多年前,滑冰馆在国内很难找,有的地方一个滑冰馆四五年也盖不起来。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之后,国内的冰雪场馆越来越多,尤其是打冰球的孩子越来越多。

  武晓南说,在设计“冰丝带”的时候,充分考虑到了赛后利用。从场馆灯光的分区域使用,到馆内的配套售卖设施等,都做了细心安排。

  据北京国家速滑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宋家峰介绍,国家速滑馆比赛区包括3条400米速度滑冰比赛道、一条速滑比赛练习道、一块60×30米多功能冰场、一块61×31米多功能冰场以及一块活动冰场,能同时满足举办滑冰、冰壶、冰球等多项赛事以及大众进行冰上活动的需求,赛后可接待超过2000名市民同时开展冰上运动,也为赛后的商业演出预留了充分的空间。

  对于“冰丝带”的赛后利用,武晓南有更大的“野心”。他希望充分利用国家速滑馆周围的空间,沿着人工湖打造一条夏季可以跑步、冬季可以开展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比赛的赛道,从而形成一湖、一馆(国家速滑馆)、一赛道的体育休闲综合体,吸引更多的人流来共享这份“双奥遗产”。

  (据新华社电记者孔祥鑫、张骁、王镜宇)


编辑:郭俊华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