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活在百样人生里

2021年04月09日08:11

来源:河南日报

玩家沉浸剧情之中

上车,开本

玩本必备品:DM手册、玩家手册、资料卡及道具

剧本展示墙

  □河南日报记者 张冬云 师喆

  2021年3月24日,郑州光华大酒店举办了一场展会——“本源·郑州,豫见你我”剧本展。参会者中,有1500余人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剧本杀店家,有200余人是剧本发行方。

  “三天会期,完成剧本测试的有八九百个店家,每个剧本至少有六个店家参与,剧本成交量在五六千本左右,成交额达数百万元。”主办方代表苌生谦说。这次剧本展,是河南首展,展会背景是省会郑州剧本杀市场的蓬勃发展,急需交流和交易平台。

  河南雷梁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雷梁海公司),是河南剧本杀行业领头羊,公司合伙人张靳雷说:“全郑州正版剧本杀店有200多家,加上用盗版剧本的小店铺,总共有500多家,已形成全产业链条。作为90后、00后最潮最火的社交方式,最近的郑州市场,爆了。”

  全国亦如此。据央视财经频道微博称,2019年我国剧本杀行业规模突破100亿元。据美团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11月底,全国剧本杀线下店突破3万家。且该市场远未饱和,上下游产业有巨大潜力和发展空间。

  无论北上广深还是四线小城,身处百亿风口的剧本杀,正以极快速度完成野蛮生长。从商业角度而言,它被投资者追逐。从玩家角度来讲,每玩一次剧本杀,都让人活在一场不同的人生、活在一场不同梦境里。

  剧本杀产业链上,从业者和消费者均非常年轻,全产业充斥着枕戈待旦、躁动亢奋的青春气息。作为新兴潮流,它集合了90后、00后喜爱的流行文化样式,如真人秀、直播、脱口秀、角色扮演等。它又游离于戏剧边缘,打破戏剧“第四面墙”的存在,带给参与者全方位、多感官、沉浸式的极致体验。

  探寻“造梦之地”

  剧本杀店装修风格大同小异,入门处是灯光明亮温暖的客厅,墙上挂着五花八门的剧本杀海报,年轻人扎堆挤坐沙发上,喝饮料吃零食叫外卖,不时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一眼看去就是个轻松好玩的地儿。每家店都有多个主题房间,灯光烘托下,主题房间充满着奇幻、戏剧化的氛围。

  青山探沉浸式推理馆,藏在某写字楼中,面积200平方米,五个主题房间为日式、新中式、欧式等,日式房色调淡雅,木色推拉门配榻榻米和浮世绘。新中式房古典意味十足。

  这家店开业半年,规模与消费水平中档。老板歌歌是90后,她称玩家单人单次最低消费88元,一桌至少六人同玩,一桌流水五六百元。

  白夜实景推理馆,地处某商场旁地铁入口处。开业早,名气大,是郑州第一家实景推理馆。它有400多平方米面积,5个主题房间。最为玩家看重的是,它有多个不同风格的小搜证间,面积达150平方米,相当于影视剧中的多幕场景,可给玩家很好的沉浸感和深度卷入感。

  白夜店长兼股东杨紫曦,回国后被朋友带玩入坑。她说,这家店已开四年,主要做城市限定本(一个城市只卖2到3家)和独家本(一个城市只卖一家),这两种剧本单个成本在3000元到5000元。店内一天最多开十个本,每个本平均6人玩,一天客流量是60人次左右。客单价150元,加上变装发型,客单价会到200元左右,单桌流水破千是常事。

  杨紫曦和歌歌表示,剧本杀店揽客,是通过美团、抖音、小红书等发布信息,喊人加群,在群里发公告,并在群里帮散客拼桌开本。歌歌的群成员有七百多人,杨紫曦的群成员八百余人。在白夜采访时,记者见到两个自行到店的女孩,坐等店长在群里叫人“上车”。

  郑州200余家正规剧本杀店,主要集中在繁华商贸中心或写字楼里。郑州花园路国贸360新领地三号楼、四号楼加一起有不低于13家剧本杀店。营业时间为下午一点到凌晨两点,周末或节假日会开店到早晨六七点。多个从业者表示:“这个行业太熬人了!但又痛并快乐着。”

  剧本杀玩家年龄,基本集中在18岁到35岁。歌歌说:“目前玩家年龄层也在慢慢拓宽,我们接待过超50岁的玩家,也有小学生来玩。”她的说法在白夜得到印证,4月2日下午,有13位小学四年级孩子来白夜玩剧本杀,开了两桌,一桌开本“兵临城下”,讲的是抗战救亡图存的故事,一桌开本“解离”,关注的是儿童心理健康。两者都是为孩子设计的正能量剧本。

  筑梦师之“DM”

  一家剧本杀店,往往有多个DM(带本者,游戏主持)。DM所需技能包括语言表达能力、角色扮演能力、细节把握能力、及时应变能力等。

  青山探DM刘浩,28岁,从业两年。“我第一次试玩就迷上了,拿到剧本我就不是我了。玩过七八十个本后,做了专职DM。”

  刘浩带本量平均一天一个,一个本需四至七小时不等,刘浩说这期间DM并非全场参与,只在开头和关键节点参与,中间要掌控进度“扶车”,最后复盘。

  刘浩认为:“做DM,需要灵性、演技、临场反应。DM核心任务是提升玩家游戏体验,让游戏难易度适中,关键节点要有巧妙点拨。”

  白夜DM木木,也是一天平均带一场,她说“带本是享受”。木木着黑休闲西装配马丁靴,五官立体有种锋利美,她擅长带暗黑本,和其长相气质倒也匹配。

  玩家很介意DM能否脱稿,这也是区分店铺档次的一项指标。

  张靳雷称,郑州DM以大学生居多,其专业以播音主持为主。“我们旗下的店要求DM有才艺,比如会说相声说评书、会跳舞会喊麦等。公司的DM培训,有三个月无薪学徒期,之后能脱稿工作,才能拿到钱。”

  剧本杀店卖的是玩家体验,所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少店铺已开始搞差异化竞争,这主要来自DM带来的体验感。

  记者走访发现,几乎所有DM都是由玩家转化来的,月收入三千至八千不等,优秀DM月收入可过万。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已有DM培训机构存在,业内也有了DM资格证书。随着该行业规范发展,或许能为不少有才艺爱表演的年轻人,提供一条就业新出路。

  筑梦师之“作者+监制”

  剧本杀最早诞生于英国,是绅士们的聚会小游戏,后演变成桌游,再渐次演变成剧本杀。其内容有推理本、还原本、沉浸本、情感本等。今年是建党一百周年,市场上出现了一批弘扬家国情怀的立意本。

  剧本杀的创作团队,由营销总监+作品监制+N个作者构成。一个精彩、烧脑、无逻辑漏洞的故事,是店铺获客关键。剧本杀的特性是一个剧本玩家只能玩一次,行业需要源源不断的新作品。

  张靳雷是郑州本土重要作者,他参与创作过15个剧本。其中《长沙保卫战》,2018年4月在北京展会上,作为城市限定本,销到了40多个城市。

  全国现有剧本杀作者两千人左右,36岁以下作者占比80%左右。“作者学历本科,专业以学经济、金融、心理学的居多,学新闻、历史的也有。”张靳雷说。

  业内公认头部作者全国有十几个,他们发本量并不大,一年会发两三个本,主做独家本或城市限定本。头部作者年收入一百万没问题。一个腰部作者,年收入也能20万起。近两年的影视寒冬,使得很多影视编剧下沉写网络剧剧本,网剧编辑再下沉到剧本杀市场,给行业注入新力量。“今年一个月产出500—1000个剧本,这个数量是2020年一年的产量。”张靳雷说。

  剧本杀作者要和工作室合作,在故事的文学性基础上增加游戏性和玩法,平面变立体后才能推向市场。这个工作,主要由监制完成。

  24岁的翟乃博是某公司监制,已监制了十多个剧本。他认为,一个监制,要帮助作者加深故事厚度,给作者提供氛围营造方案和演绎方案,最终完成剧本文学性叠加游戏性和市场性的任务。

  鉴于剧本之于行业的重要性,2019年,剧本杀行业针对剧本抄袭与黄暴内容,展开了“行业自净行动”。

  “在此之前,剧本杀抄袭风行,作者拿不着钱不愿写,剧本更新量不够,玩家不愿到店玩,恶性循环。2019年,剧本杀业内出现了自发联盟,大家自发审查,发现抄袭盗版和黄暴本后‘组团骂街’共同抵制,直到犯事者退圈为止。”张靳雷笑言。

  解析“雷梁海”

  河南雷梁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在剧本杀行业中,其规模是河南第一,全国前十。公司总共50位员工,平均年龄二十五岁。三个合伙人张靳雷36岁,吕梁31岁,朱海仕昊25岁。张靳雷主要管内容,朱海仕昊管公司发展方向。“雷梁海”见证了剧本杀在河南的发展历程,解析它有标本意义。

  2016年,雷梁海公司成立,主做桌游和电脑游戏。2016年年中,剧本杀引入中国,它是当桌游引入。发现其发展空间后,雷梁海公司决定把它从桌游中独立出去,当作一个独立的品类在郑州开始运营。2017年,他们在国贸360开了郑州第一家剧本杀店。

  剧本杀有“三低”特性:玩家门槛低,识字就能玩;作者门槛低,不限专业;开店门槛低,投资十几万元就能开一个店。剧本杀线下店,在郑州和全国迅速扩张。

  2017年年底,全国范围内剧本杀行业第一次聚会号称“百城联盟”,“但到会者只有30多人,店家只有20个左右。”朱海仕昊回忆。到了2019年,剧本杀进入高速发展期,雷梁海公司在河南省内开了十家店,在海外也开了两家店。

  2020年疫情期间,雷梁海公司因实体店停业遭重创。疫情后,公司开始轻量化运行、多维度发展。致力于做产业孵化工作,为市场提供运营模式+产品供给+人员培训。

  朱海仕昊说:“我们想用剧本杀作载体,进行多维发展,目前正致力于和文旅深度结合。”该公司和省文旅厅以及某景区合作的大型线下实景游戏,今年5月1日将正式运营。

  极富生命力的剧本杀,拥有容纳不同内核的温柔,有研究者认为戏剧会成为它未来的发展方向,话剧、密室、剧本杀等在慢慢融合、相辅相成。

  剧本杀的玩法被综艺节目借鉴,如《明星大侦探》《现身吧,嫌疑人》等。综艺的走红又反哺了剧本杀,两种不同的文化业态,以共生关系各取所需。

  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它尚未有相匹配的行业法规出台。它的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着诸多问题。相信随着行业运营规范的出台,加大对抄袭或黄暴剧本的惩处措施,保障作者的版权收益,强化从业者的资质培训等等,都能让这个行业走得更稳更远。

  学好“行话”刷本不难

  【DM】全称为DungeonMaster,最早出自游戏《龙与地下城》,指游戏的组织者。剧本杀中DM为主持人,集导演、裁判、公证人等角色于一身,是玩家和剧情的“桥梁”人物。

  【本格本】以可实现的推理为核心,剧本在现实逻辑下发生,作案手法能用现有的科学手段验证。

  【变格本】运用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注重刺激体验,如穿越或魔法等,需要玩家发挥想象力。

  【机制本】互动性比较强的剧本,盘本过程中拥有很多技能,通过与其他玩家的较量获得优势。

  【阵营本】玩家会根据剧情分成多个帮派,以阵营形式进行较量,这类剧本享受的是过程中的波谲云诡,高趣味性。

  【上车】玩家加入游戏。

  【跳车】已经组好的车队,临时有人退出。

  【拼车】人不够的情况下,和陌生玩家组成一桌。

  【公聊】所有玩家坐在一起公开讨论。

  【复盘】一轮游戏结束后,DM会向玩家还原完整剧情,梳理故事的来龙去脉。

  (文字整理/河南日报记者师喆)

  图片均为河南日报资料图片

编辑:郭同欢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