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蔡灿煌讲述288秒焰火背后的故事

2021年07月02日10:24

来源:北京青年报

  大型情景史诗《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蔡灿煌讲述288秒焰火背后的故事

  党徽升起焰火伴 金光万丈看百年

  昨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伟大征程》正式播出。在节目中,总时长为288秒的焰火分四个波次,配合节目的进程依次燃放,点亮国家体育场上空,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鸟巢里,万众欢腾,夜空中,礼花绽放,“100”、金色五角星、“1921-2021”字样的特效焰火冲上夜空,为党的百年生日献上真挚而热烈的祝福。按照要求,本次焰火表演要在安全和节俭的大前提下,烘托出盛典庄严、宏大的仪式感。如何用绚烂的焰火在夜幕中作画?这场盛会的焰火总设计师蔡灿煌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讲述了288秒焰火背后的故事,“如果把那晚的大型情景史诗比作送给党的生日蛋糕,那这场焰火就如同生日蜡烛,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蜡烛,是支绚烂的仙女棒”。

  谈设计原则

  坚持安全、节俭的原则

  焰火设计还要结合党史

  北青报:相对于以往的焰火表演,这次焰火的时长并不算长,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蔡灿煌:今年春节前,我接到了沙晓岚导演的电话,邀请我来参与焰火设计。当时,整个演出的创意框架已经很完整了,提出一共有4个环节需要焰火。我们焰火团队入组之后,初步确定了以“100年”这个时间维度理念作为核心来进行创意畅想。一开始我的想法是,这次是党的100年生日,焰火应该是大放异彩,我甚至跟导演组和主办方建议,是不是要在每个章节都燃放100秒。当我们带着初步方案进行第一次汇报时,导演组和主办方传达给我们两个概念:安全和节俭。焰火的创意应该在这两个前提下进行设计,同时,要在现场营造庄严的仪式感,还要有气势恢宏的效果。因此,我们的方案一直在调整、缩减,从一开始设想的700秒减少到500秒,最后变成288秒。

  北青报:此前,您曾参与多次重要大型活动的焰火策划设计,这次任务跟以往有何不同?

  蔡灿煌:确实很不一样,这次庆祝建党百年活动主题非常鲜明,焰火的设计方向也很明确,可以说是“命题作文”。作为创意人员,我们需要去深入了解和学习党走过的这100年,去学习党史,去研究节目本身,找出时间维度线索,并从中延伸出视觉造型,营造一种庄严的神圣感。

  这次焰火的用色也十分纯粹,没有过多花花绿绿的颜色,仅在最后100秒中使用了各色礼花,其余大部分时间的礼花以金色、红色为主。比如,第一次燃放打出了金色的“100”字样,同时在鸟巢顶部用金色、红色快速闪烁的焰火来烘托。在《开国大典》部分,除了金色五角星之外,其余所有焰火产品均是红色,将整个鸟巢上空映衬得红红火火,与舞台满场飘扬的红旗相呼应。最后党徽升起时,我们也只用了金色的流光焰火,以凸显党徽的万丈金光。

  谈焰火与演出的关系

  焰火4次燃放

  紧密呼应节目

  北青报:既要节俭,又要兼顾安全,在这样的要求之下,如何让焰火表演达到既定的效果呢?

  蔡灿煌:我们始终要找准定位,这次不是焰火晚会,焰火是给演出添彩、增加气氛、推动高潮。这次焰火燃放虽然规模不大,整体燃放时长只有288秒,所使用的产品总量也不多,但还是营造了强烈的震撼效果,因为每一朵焰火都不是单独地去燃放,而是和节目演出有机地融合在一起。

  北青报:我们看到,当部分节目达到高潮的时候,焰火会“卡点”燃放,这种融合是如何实现的?

  蔡灿煌:我们以时间的维度进行焰火概念设计,分成4个波次进行燃放。第一次是在一开始的“盛典仪式”篇章里,当全体合唱《永远跟党走》,舞台中央上千名演员用手中的灯球组成金色党徽时,焰火瞬间腾空而起,打出一个“100”的字样,形成高低呼应、天地同辉的状态。同时,鸟巢顶部燃放出很多烛光造型的金色焰火,快速跑动,形成一股势不可当的气势,跟演出节目中《领航》的音乐相得益彰。之后,焰火之间高速跑动交叉,就像金色的翅膀,产生如同“凤凰涅槃”般的视觉感观。

  第二次是第二篇章《开国大典》节目中,大屏幕上出现了“开国大典”的历史画面,当毛主席宣布新中国成立的时候,鸟巢顶部打出了5颗金色的五角星,漫天高空红牡丹及红闪礼花弹在夜空中形成一片红色的海洋,金色的五角星在中间不断闪现。鸟巢顶部持续喷出的红色低空焰火组成旗浪滚滚的感觉,与舞台上满场红旗招展的舞美效果再次呼应。这一波次的焰火时长设计为28秒,因为1949年刚好是建党的第28年。

  第三次是在最后“领航”的部分,当金色的党徽在舞台正中间缓缓升起,升至最高点时,党徽顶部,我们用金色的焰火打出“金光万丈”的视觉效果,使党徽流光溢彩,与党徽下方大屏幕上汇聚的金光上下衔接。焰火效果持续了30秒,过程中金光效果不断增强,焰火爆裂声音越来越大,线条越来越粗壮,如同永不落幕的光辉背景,在纯粹中寻找永恒的瞬间。

  第四次则是在节目最后全体大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用特效焰火打出了“1921-2021”字样,呼应开篇的“100”并实现结尾。伴随着慷慨激昂的音乐,五颜六色的高空礼花竞相绽放,这一段焰火一共持续了200秒。

  谈焰火方案设计

  半年间无数次调试

  反复调整角度、药量

  北青报:我们注意到,这场焰火在鸟巢顶部和高空都有不同层次的效果,这是如何实现的?

  蔡灿煌:这次焰火燃放,一共分为3个阵地模块,分别是设置在湖景东路的高空阵地,通过架设炮筒的方式来燃放高空礼花弹;设置在湖景西路的特效阵地,用于燃放“100”等特效字样;低空阵地则设置在鸟巢顶部,燃放小型焰火产品,作为此次燃放的主视觉。通过这高、中、低空3个层次共同来呈现,在鸟巢限定的环境中,量身定制,构建出多层次的焰火视觉画面。

  北青报:无论是金色的五角星,还是“100”字样,这些特效十分切题,也给人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用焰火在空中书写作画,是如何实现的?

  蔡灿煌:焰火是一种相对抽象的东西,而这种特效的造型,能够明确地点题,所以我认为是添彩的,是适合表达的。但每一个造型的设计都不简单,要经历无数次的调试。比如要用低空焰火打出5颗有棱有角的金色五角星,难度其实很大。我们专门定制了五角星燃放装置。别看只是放焰火,其实要考虑的因素特别多,比如,得根据五角星的角度、效果持续的时长,去调整药球颗粒的大小。鸟巢场内观众正视角与鸟巢顶部焰火发射台有50米的落差,还得考虑角度问题,保证正视角能够看到标准的五角星。我们在焰火产地做过很多次试验,燃放企业从接到任务开始,几乎每天都在打特效造型试验,一开始打出的并不理想,要反复调整。而且这次要打出的是实心的五角星,比打空心的五角星造型更难,因为药球点燃时会产生能量和热量,药球相互之间会排斥,我们得控制好药球的大小,以及发射管之间的距离,才最终让五角星实现最好的效果。

  北青报:“1921-2021”这组数字,一共有9个字符,这次也精彩地呈现在夜空中,相对于其他特效元素的制作,这组特效焰火是不是最难的?您和您的团队是如何攻克的?

  蔡灿煌:这确实是一个大难题,因为我们一开始设想是用整个龙形水系1.5公里范围来实现该效果画面。但因为节俭和安全的要求,焰火燃放阵地的规划范围缩小了,但视觉方案被采纳了。可是,高空特效焰火燃放的范围越小、难度就越大。这次,我们要在300米的范围内,打出“1921-2021”,8个数字加中间一道横杠,一共9个字符。首先,我们在该技术燃放设备上进行了周密的讨论和设备方案调整,但第一次去看试验效果时,这9个字符打出的效果不理想,大家都很没信心,当时甚至有人提议说要不要取消这组数字。但是我们作为创意人员认为,在技术上还是可以实现的,而且对于这场演出和焰火表演来说,这组数字十分关键,因此我们不断从创意的角度坚持保留该效果。为了让效果更好,我们和燃放企业、技术专家等众多参与人员反复讨论,开始调整药球大小、发射节奏、发射角度,还从设计图案上也进行了简化。比如一开始用50个焰火点构成一个数字“9”,后来缩小到38个点,点数少了,效果上看,反而更容易看出是一个“9”。经过半年的努力试验,达到了最终效果的实现。

  北青报:在焰火燃放过程中,会遇到哪些不定因素?有没有提前做应急预案?

  蔡灿煌:首先,天气变化就是一个挑战。尤其是这个季节的北京天气多变,需要提前做预案。一个月前开始,焰火指挥部每天都会监测当天天气以及未来3天的天气状况。比如,6月25日晚的第二次专场演出就遭遇了强对流天气,这对焰火燃放非常不利。当晚,空气中湿度很高,焰火燃放之后产生的烟雾就很大,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焰火效果。同时我们也准备了应急预案的编排,因为根据国家标准,如果遇到持续的大雨或六级以上大风时,就会取消燃放。

  其次,在技术保障方面,所有礼花弹都采用双点火头,点燃引信后,两个点火头同时燃烧,确保药球在空中能顺利地绽放。此外,在燃放安全方面,焰火指挥部安全保障部门也做了众多安全保障措施和应急预案。当焰火全部燃放完毕,燃放区还会有半个小时的静默期,所有人不得进入区域,因为怕有哑弹,等静默期过后,再由专业人员进入进行清场处理。

  北青报:您如何看待这次焰火呈现的效果?

  蔡灿煌:达到了我想要的预期效果,但现场的震撼感,绝对是超乎我想象的。当我离开鸟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现在回想过去的半年,我觉得非常有意义,也让我重新理解了党的历史。对一个人来说,100年是漫长的,但作为一个政党,从历史的时间维度来说,它正值风华正茂的青春期,充满了活力和能量。在党百年生日的时候,我们在与主办单位、安全部门、专家组、导演组、保障部门等众多部门共同协作下,最终确保了燃放的安全和创意效果的顺利呈现,一同奉献了这场绚烂的焰火和晚会。如果把那晚的大型情景史诗比作送给党的生日蛋糕,那这场焰火就如同生日蜡烛,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蜡烛,是支绚烂的仙女棒。对我来说,这是一份荣幸,因为点火的人是我。

  文/本报记者 蒋若静 武文娟

  供图/林毅工作室 蔡灿煌工作室 冯响


编辑:梁倩文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