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告别默克尔时代 执政16年,“铁娘子”留下些什么?

2021年09月27日15:39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9月27日电 随着德国联邦议院选举结果的出炉,整个欧洲都在等待“德国新总理”的诞生,而执政16年的“铁娘子”默克尔也将卸下重担,“默克尔时代”缓缓落幕。

  她被本国人亲切地称为“德国母亲”,她是庞大欧盟的掌舵者,她被《福布斯》评为最有权力的女性……这位政坛“常青树”、“危机总理”,以务实而稳定的风格,在德国乃至欧洲政坛打下了深深的历史烙印。

  “默克尔时代”将落幕

  整个欧洲都在关注德国26日的联邦议院选举结果,因为这不仅预示着德国未来政府的组阁方向,也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铁娘子”默克尔16年总理生涯的落幕。

  尽管默克尔在投票前为自己所在政党的候选人拉舍特拉票,但结果可能未能如愿。

  德国联邦选举委员会27日公布的初步结果显示,社民党以25.7%的得票率击败了默克尔所在的政党联盟党。

  德国《焦点》周刊评论称,“默克尔时代”以联盟党陷入历史性灾难画下句点。

  尽管默克尔还将在组阁谈判期间担任看守政府总理,但预计将在12月份彻底卸下总理担子的她,不用再如“老母亲”般操心德国和欧洲的未来。

  其实,早在2018年10月29日,处于第四个总理任期的默克尔就宣布“双退”——不再寻求连任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不寻求连任总理之职。

  已经67岁的“铁娘子”希望卸下重担,休息休息。

  曾经,默克尔以“睡眠骆驼”自称——可以连续几天长时间工作、只睡几小时,到周末再大睡特睡来补觉。2011年,她在进行膝盖手术后,仍在家工作;2014年在滑雪时受伤导致骨盆断裂后,她才取消了三周的出访日程。

  低调朴素的女性领导人

  金色的短发、朴素的翻领短上衣、标志性的“菱形手势”(Merkel-Raute)……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还是私下里,默克尔的外形都被认为“低调”又“不起眼”。

  而这样冷静、严谨、感情不外露的性格特点,或许缘自于默克尔早年间的经历。

  在高中毕业后,默克尔就以优异的成绩,进入莱比锡大学攻读物理学专业。1978年硕士毕业后,她一直在原东德科学院的物理化学研究中心从事科研,之后又取得物理学博士学位。

  也许是因为专业过硬、“理科生属性”,在传记作者戈尔德·朗古特走访默克尔的故乡时发现,大多数人对她的评价是“不起眼”,甚至,没有任何人看出她的政治领导才能。

  1989年11月,35岁的默克尔告别实验室,加入原东德地区的民主觉醒党,开启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之后,她先后担任该党新闻发言人、原民主德国最后一届政府的副发言人。在1990年10月德国统一后,民主觉醒党并入了基民盟,默克尔随之成为基民盟成员。

  创下多个“第一”纪录

  在步入政坛15年后,默克尔就成为了德国第一位女总理、第一位来自德国东部的总理、最年轻的总理,创下了多个“第一”的纪录。

  这其中,离不开“贵人”前总理科尔的相助。1990年,作为统一两德的功臣,科尔需要在政府中加入“东德元素”。于是,默克尔作为东德政坛新秀,进入了科尔的视线,并先后被提拔为妇女部长和环境部长。

  之后,默克尔更是抓住机遇,在同行还认为她不足以构成威胁之时,在已退休的科尔卷入政党献金事件中,展现坚决的一面,一举取代他成为基民盟第一位女主席,为2005年11月登顶成为德国总理,奠定基础。

  政坛“常青树”,欧洲“稳定器”

  在此后的2009年10月、2013年12月、2018年3月,默克尔又三次连任,成为了德国政坛的“常青树”、欧洲的“稳定器”。

  可以确定的是,在默克尔领导下的16年,德国经济稳步推进、财政状况得到改善、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提升。

  英国《金融时报》2018年曾刊文评价称,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在“成为欧洲事实上的外交领袖这一点,彰显无疑”。

  执政期间,默克尔曾先后带领德国应对了多项重大难题——全球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以及新冠疫情危机。

  当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从美国蔓延到欧洲之时,默克尔政府先是按兵不动,随后宣布出台一系列经济刺激计划。最终,这些计划使德国成西方世界率先走出危机的国家。

  之后,在肇始于希腊的欧债危机蔓延到南欧国家之际,默克尔对希腊及其他负债国家的强硬策略,成功为更多欧元区国家及时“止血”。虽然强硬态度引发了批评,但她坚持救助与财经纪律相挂钩,最终带领欧洲挺过了“欧元的至暗时刻”。

  卸任后的规划是?

  默克尔在2015年难民危机中,同意向100多万难民敞开欧洲大门,也在短短数周内转变了她在世界和德国人眼中的形象。这场危机中,她赢得了赞誉,但也令她跟执政盟友基社党陷入持续的紧张关系,还间接造成德国反移民极右派势力的崛起。

  在她带领德国抗击的卸任前“最后一场危机”——新冠疫情的危机中,默克尔曾因德国早期控制住了新冠死亡率,支持率一度上升。然而,随着抗疫周期的不断拉长,疫情的反弹,德国各界的不满情绪不断滋生。

  观察人士指出,极右派势力的崛起将与疫后经济复苏和难民政策一道,将成为检验“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走向的试金石。

  至于默克尔自身的去处,2019年,她似乎就做好了规划。

  “当我不再是总理时,所有授予我名誉博士学位的大学将再次听到我的声音。”在德国“莱比锡商学院”被授予了个人第17个名誉博士学位时,默克尔曾暗示,自己卸任后将回归学术界。

  没有了默克尔,德国会怎样?对欧洲来说,又将有什么影响?答案还在路上。(完)

编辑:林辉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