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深扒澳大利亚“汉奸”窝点,我们有了细思恐极的发现!

2021年10月12日11:25

来源:补壹刀

  执笔/渣渣刀&横刀

  近年来,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关系急转直下,从特恩布尔“澳大利亚人已经站起来”的荒诞,再到近日莫里森抱着美英两国核大腿公然挑战《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的行为,我们总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所谓的“智库”,叫做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

  不必说编造“共谍干涉台湾选举”爆款假新闻的周安澜(AlexJoske),也不必说那个为了皈依西方反华信仰,甘愿做汉奸编写涉疆谎言之书的许秀中,单从ASPI每个财年报告中的资金来源一项,就可以看出这个标榜着“独立自主”的反华智库,究竟是在为谁办事。

  背后金主才是“强迫劳动”

  今年9月,一位名叫佩佩·埃斯科巴的记者爆料:在2021年初,儿童保护组织DefenseforChildren(DCI)在新南威尔士州起诉了知名谎言生产团队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案由则是,ASPI收受美英等国政府以及军火商的赞助,而这些捐助方存在强迫劳动的行为。

  但作者埃斯科巴表示,尽管律师保证,如果有任何重磅证据被曝光,这些资金都将被切断,但人们怀疑它是否会进入审判阶段。因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坚称,ASPI 直接向 DCI 日内瓦总部施加了严重压力,要求撤销此案。

  ASPI一直以来都把自己标榜为一个独立的、无党派智库。但在他们自己的简介中的后半段就瞬间自扇自己一个大耳光——“ASPI在2001年由澳大利亚政府建立,部分资金来自于澳大利亚国防部。”

  按照西方媒体和政府的一贯套路,在指责中国企业、中国媒体不客观、不中立时,往往会在行文中加上“State-run”或者“State-owned”,以表示这些东西都是中国政府授意的。远的不说,就说推特给中国媒体打上标签的事情,这样的做法就是不言而喻的。

  可是问题就来了,如果是这套逻辑。由澳大利亚政府、澳大利亚国防部建立的ASPI显然是一个“State-owned”的机构,它的独立性和所谓的无党派就根本是一种毫无根据的自我标榜了。

  据埃斯科巴称,ASPI接受了至少4家美国军事企业的经济支持,而这些企业都存在使用监狱劳工制造武器零部件的行为。他们中不乏波音、洛克希德·马丁、雷神这种在美国全世界播撒战争瘟疫的活动中赚得盆满钵满的军事巨头。

  例如,爱国者-3型导弹的部分零件就是由身在美国联邦监狱中的囚犯生产的,而囚犯每个小时的工资只有23美分。

  在《全球研究》网站上还有更令人惊讶的发现。美国内部的帝国主义势力与军工联合体一起创建了一个庞大的监狱-工业联合体,每年为从大规模监禁中获利的企业和行业创造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最可怕的私有化是数百座营利性监狱的建立。

  据该网站称,1987 年至 2007 年间,美国营利性私营监狱的囚犯人数增加了两倍。到 2007 年,此类监狱设施共有 264 个,关押了近 99000 名成年囚犯。经营此类设施的公司包括美国惩教公司、GEO 集团公司和社区教育中心。

  监狱债券为美林、雷曼兄弟、美国运通和好事达保险公司等资本投资者提供了丰厚的回报。囚犯可以根据最有利可图的安排从一个州交易到另一个州。

  而根据美国联邦监狱劳工报告,“所有身体健全的罪犯都必须‘工作’。”

  再看看,美国联邦监狱管理局的首页,以BBCCNN等西方媒体“开局一张图,后面全靠编”的传统艺能,是不是可以被他们自己称作强迫劳动呢?

  八成资金来源于西方政府的“独立”智库

  以上是埃斯科巴爆料的内容和一些可以根据他爆料内容找到的令人细思恐极的内容。秉着不冤枉好人的态度,我们查了一下ASPI2018-2019财年、2019-2020财年和2020-2021财年的报告,进一步印证了埃斯科巴所报道内容的真实性,当然,也更详细。

  先看看最新的财报,2020-2021财年总计收入10679834.41澳元,其中澳大利亚国防部核心基金4000000澳元,占总资金的37.5%;联邦政府机构投入2620978.73澳元,占总资金的24.5%;外国政府机构投入1995782.25澳元,占总资金的18.3%。所以,纯政府背景的资金输入占比就高达80.3%,也就是下图饼状图中红色、黄色、棕色三部分相加。

  为了建立ASPI美国华盛顿分部,澳大利亚国防部提供了500万的支援。

  在外国政府机构一栏,可以看到,有日本大使馆、加拿大政府、荷兰政府、英国政府、美国国防部以及美国国务院。其中,美国政府的资金数目最为庞大,共约157万澳元,而美国国防部的资金用途更是昭然若揭:新疆人权、中国科技以及制度影响力等。

  在军事工业巨头方面,埃斯科巴所说的那几位都榜上有名。

  而在知识分享平台Quora上,也有网友讨论了为什么澳大利亚近些年来在反华之路上越走越远,同时也提供了ASPI财报中更详细的项目清单,进一步坐实了ASPI和相关反华项目的具体联系。

  拿钱挺“台独”,”2019年就鼓动澳拥核

  在2018-2019财年的报告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捐助方,我国东南某省的伪政府办事处。

  ASPI也是很好地拿钱办事,频频派人给“台独”势力站台打气。

  例如派头目参加活动。

  撰写报告,宣称所谓“台澳合作、联合抗中空间”。

  更是给伪政府头目露脸的机会。

  而近期美、英、澳三国组建AUKUS,妄图让澳大利亚这个核不扩散条约的无核签约国拥有具备发展核武器能力的核潜艇,也极有可能有ASPI不断游说的痕迹。

  早在2019年,ASPI的研究员罗德·莱恩(RodLyon)就发表了自己的雄论:澳大利亚应该有自己的核武库么?

  他不仅给出了肯定的答案,甚至还提出了用什么理由退出《核不扩散条约》(NPT)的假设。

  正是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的一些表述,让这位作者更是有了美国有意加强对澳大利亚的保证这种想法。

  两年之后的现在,澳大利亚已经开始付诸行动了。这中间,ASPI起到了什么作用呢?还是说仅仅在这样的文章页面上给美国军火商做了这么一个广告?

  这样一个花着强迫劳动得来的钱,诬陷、造谣其他国家强迫劳动,80%资金来自于西方政府机构的“独立”部门,还是美国社交媒体巨头推特在打击虚假信息领域的合作伙伴。这就像一个杀人犯坐上了法官的位置,那断出来的案,可想而知。

编辑:郭同欢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