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为你的妻子 你成为我的“学弟”

2021年12月03日07:03

来源:中国青年报

  田甜人如其名,不仅长得甜,声音也甜。她是安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研究生,也是安徽首位通过全国统考的盲人研究生。丈夫唐闻泽第一次见到田甜的那一刻,眼前一亮,“她看起来很青春、很阳光,十分有活力,只是眼神和正常人不一样而已”。

  远隔千里的两人,因为缘分从相识到相爱,再到互相鼓励先后考上同校研究生,成为“师姐弟”。励志的爱情故事近日在网络刷屏,相濡以沫的故事虽然平凡,但充满了感动,两人都在努力地向对方的世界倾斜着、付出着。

  一双失明的大眼睛

  田甜出生一个月时,妈妈发现女儿的大眼睛虽然明亮,但看东西时却不正常。田甜被诊断为先天高度弱视。13岁时,由于学习刻苦、用眼过度,视网膜脱落,彻底失明。

  田甜没有放弃学习,父母辗转联系到安徽省艺校的老师,指导她走上音乐之路。16岁,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音乐系钢琴专业,毕业后,一直在安庆市特殊教育学校任音乐教师。

  从小到大,田甜多少有点儿自卑,这也曾经影响了她的爱情观——“如果遇不到特别合适的人,那就单着吧,可能我自己心里也是有障碍的”。

  谁能想到,她和丈夫的相识,缘起一只导盲犬。2011年,田甜向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以下简称“导盲犬基地”)提出申领导盲犬的请求。2013年8月,她获得申领名额。为此,她要去大连训练一个多月,学习如何使用导盲犬。

  “当时,领导让我去机场接一位盲人女老师,并没有告诉我年龄。我想着,她的模样应该是戴着黑色眼镜,年纪四五十岁……”时任训导员的唐闻泽回忆。

  初次见面,唐闻泽发现田甜穿着露脚趾的凉鞋,便偷偷跑到商场买了一双新鞋送她。“这双鞋你拿着,训练的时候穿凉鞋容易撞伤脚趾,下次别穿了。”这样一件小事,田甜感受到了唐闻泽的细致贴心。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田甜发现,唐闻泽工作时总有一股认真劲儿。导盲犬有任何不舒服的情况,他都能马上发现,并想方设法安抚好;在训练中,他对待导盲犬像对待孩子和朋友一样;打扫犬舍时,里面都是狗的排泄物,唐闻泽却不怕脏、不怕累。

  一次与导盲犬外出训练时,田甜与其他训导员产生误会,疏导她的任务落到了唐闻泽身上。为了安抚田甜情绪,唐闻泽分享了自己刚来基地时克服经济困难、说服父母接受自己工作的经历。田甜在这些故事里找到了共鸣,她也吐露了很多自己的成长故事。

  “原来,她在生活中是如此活泼可爱且坚强的人。”一次次谈心后,唐闻泽了解到田甜的性格,对她的好感加深了。

  训导员走在前面,盲人站在其身后半个身位的位置,牵着训导员的手臂。在带盲人行走、找座位时,这是标准姿势。但是带着田甜出行时,唐闻泽简化了步骤,只要他们手肘靠近,出行、找座位时都很自然。

  训练结束后,导盲犬基地的训导员会尽地主之谊,带着来自全国各地的领养人在大连市区游玩。唐闻泽也试着放下工作身份,以朋友的方式与田甜相处。

  几天后,田甜就要离开大连回安庆。“这就结束了吗?算了,我还是安心训我的导盲犬。”唐闻泽心头泛起一丝不舍,但一想到安庆和东北相隔近2000公里,他觉得“应该没戏了”。

  从相爱到中断联系40天

  最终,田甜带着拉布拉多犬Fighter回到安庆。导盲犬从东北来到安徽,在习性方面会有些不适应,唐闻泽又有了与田甜交流的机会。

  从最开始围绕着导盲犬的话题,到渐渐分享一些生活、工作趣闻,两人聊得越来越多。一次聊天时,唐闻泽得知田甜有个学生身患重病,正在上海治疗。他感受到田甜对学生的担心,便鼓起勇气告诉田甜,自己想带她去上海看望这个学生。

  唐闻泽从辽宁来到安庆,带着田甜坐火车去上海。在出租屋里,学生知道田甜来了,拉着她的手又蹦又跳。离别时,田甜和学生抱在一起,眼眶通红。

  在唐闻泽心里,教师是被尊重的职业。在田甜身上,他看到了师生关系的另一种表达——像朋友关系,非常平等,很温暖。通过上海之行,唐闻泽对田甜的工作也多了欣赏和敬意。之后,在一次电话聊天中,他鼓起勇气,向她表明心意,两人成了恋人。

  两年多的异地恋,两人每天会打两小时以上的电话。在工作休息间隙、下班路上,一有空就联系。怕吵到中午休息的同事,唐闻泽就躺在犬舍后面的坡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打电话。田甜分享自己唱的歌,唐闻泽单曲循环听一整天。

  然而外人不理解,身边人都劝唐闻泽谨慎考虑这段感情:谁做饭?谁做家务?以后你是不是要整天陪着她?唐闻泽的父母对儿子抛出“不了解、不沟通、不同意”的原则。田甜的父母也难以接受这段恋情,觉得东北离安徽太远。

  “和小唐相处很舒服,我眼睛看不见,这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小障碍,而不是一种标签。”田甜说,唐闻泽从不会刻意做什么关心举措,或是说什么,两人相处自然,很平等,她心里没什么包袱。

  田甜不想放弃自己的幸福。为了确定彼此是否都想坚定地走下去,他们制订了一个“四十天旅程计划”,中断联系40天。如果还能像热恋时一样,就继续走下去。

  这期间,唐闻泽和田甜强忍着思念,很多次想给对方打电话,哪怕只说一句“你好吗”或“在吗”。计划结束的那天,他们拨通电话,从零点一直聊到早上7点。

  2016年9月,他们喜结连理。唐闻泽辞去了大连的工作,来到安庆。陌生的方言、不同的气候及南北文化差异,都让他有些不适应,但为了妻子,他觉得一切都可以克服。

  婚后,两人生活温馨甜蜜,彼此默契更深。

  去新加坡品鉴美食、到维也纳感受音乐魅力、在澳大利亚欣赏美景……夫妻俩常出国旅行,还挑战了滑雪、溜冰等项目。

  “正是因为眼睛看不见,获取的信息少,才更要去接触各种各样的环境来弥补经验、提升认知。”唐闻泽觉得,一些美好的事物很难用语言描述清楚,就想着带妻子到处走一走,让她亲自体验。

  他带着妻子触摸缩略模型,感受精雕细琢的哥特式建筑;在维也纳音乐之家博物馆,他陪着田甜跳跃在每一阶钢琴楼梯上,帮她体验演奏指挥的乐趣;在维也纳中央公墓,他和妻子一起感受每一位音乐家的传奇一生。

  为了教育事业,携手考研

  教师是田甜钟爱的事业。为了继续深造,提高专业能力,她产生了考研的想法,并得到丈夫的大力支持。

  在与妻子的相处中,唐闻泽也加深了对这一特殊群体的理解,萌生了报考教育学特殊教育方向的想法。2019年,夫妻俩决定一起考研。

  查找资料、转换信息、录音分类……没有专门的盲文考研复习资料,唐闻泽主动承担了将考试资料翻译成盲文或录成音频的任务。田甜英语不太好,唐闻泽就给她分析试卷结构,讲解题目。

  临近考试,唐闻泽把题干、选项、答案解释逐字读给田甜听。一读就是大半天,嗓子常常是哑的。

  考研期间,田甜也加倍努力。她凌晨5点前起床洗漱,一直学到7点半,再去给学生上课,在课间背单词或刷政治题。为了节约时间,她严格规划吃饭、去卫生间的时间。

  两人了解到,一些学校很少给盲人考生单独出盲文试卷,田甜打起了退堂鼓。唐闻泽鼓励妻子坚持下去,一所所学校打电话沟通。

  经努力,田甜以初试、复试第一的成绩考入安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成为2020级学科教学(音乐)专业硕士研究生。

  遗憾的是,那年唐闻泽落榜了。田甜总是说,“其实我家先生的学习能力很强,如果不是因为帮我,他肯定一次考上,是我拖累他了”。

  “为她做这些事,是付出了很多精力,但是我觉得开心、值得!”妻子考上研究生后,唐闻泽比自己考上了还高兴。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她是我的榜样。”为了专心复习,唐闻泽辞去在安庆一家宠物医院的工作,准备第二次考研。

  备考时,妻子的鼓励是唐闻泽源源不断的动力。“有时,我静不下心,虽然没告诉田甜,但她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并悄悄在网上买了我最爱吃的果冻。”唐闻泽拆开包裹看到五颜六色的果冻时,心生暖意,便继续安心看书。

  2021年6月,唐闻泽如愿收到安庆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终于成为妻子的“学弟”。

  事业上的伙伴

  结婚5年来,夫妻俩也是事业上的伙伴。

  为了提升能力,田甜常常会外出参加各类演唱比赛,唐闻泽便当起妻子的工作助理。收集筛选各类比赛信息后,帮田甜填好电子报名表,再按照要求为她录制报名演唱视频。

  很多比赛在早晨举行,来不及找化妆师,唐闻泽就在网上看视频自学化妆技能,帮妻子化妆。“看视频觉得化妆挺简单,但操作起来真是太难了。”

  粉底太厚了,腮红太重了,眉毛画得不自然……唐闻泽只能耐着性子一遍遍擦掉重来,妻子总是笑着说“没事,慢慢来”。

  “其实,每次带她参加比赛,我都很紧张、焦虑。”唐闻泽常常表面上假装镇定,但心里紧张得不行,他一次次核对比赛顺序,观察其他选手的表演情况,检查妻子的妆容发型。

  如今,夫妻俩也都为了新目标而忙碌着。本学期,田甜需要在合肥实习,唐闻泽也忙着学习,两人见面机会少了,但是每天都在电话里分享各自的情况,唐闻泽还会抽空去看望妻子。

  唐闻泽的学习压力不小,要花时间弥补基础知识。一次,在电话里,田甜感受到了丈夫的焦虑,挂断后,田甜唱了首歌发给丈夫。

  “这世界有那么多人,多幸运,我有个我们……”播放妻子翻唱的歌曲时,前奏一响,唐闻泽觉得心里慢慢安静下来,脑子里闪现出他与妻子第一次见面,一起结婚、旅行、考研等片段。听完后,他眼眶红了,觉得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忙碌不仅是为了自身发展,也是为了两个人越来越好。”唐闻泽说毕业后想从事特殊教育相关工作,为妻子所爱的事业贡献一份爱,哪怕只帮助到少数人,也满足了。

  (应受访者要求,田甜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海涵 王磊 实习生 周子奇 卢莹莹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林辉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