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下的“铁裁缝”:以铁作布为火车打“补丁”

2022年08月03日23:1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杭州8月3日电(张煜欢 雷昱儿)中午时分,烈日升至头顶。在长三角地区最大的铁路货车“医院”——中国铁路上海局有限集团公司杭州北车辆段,熔接工倪高明收到当天第三批作业指令后,“全副武装”地钻进热浪中工作,等待他的是8辆携带着逼人热浪的铁路货车。

  40岁的倪高明是一名“铁裁缝”。当铁路货车出现破损,就需要打“补丁”,铁路货车熔接工的日常工作就是以铁作布,对货车故障部位“量体裁衣”,焊接安装。他所在的杭州北车辆段每天要为60余辆货车作“缝补手术”。

  杭州的天气很热,但倪高明所处的环境是“热上加热”。当日检修库内气温接近50℃,四面八方都被闷热的空气包裹着,置身其中让人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而“手术”的第一步,就是对货车做细致的全身检查,需要他身贴滚烫的铁皮货车,从不足1米的货车车底到3米多高的车顶连续爬上爬下、钻进钻出。

  “13道货车台位准备就绪,可以开始作业……”倪高明身穿加厚工装,扎紧衣领和袖口,左手抄面罩、右手拿焊枪,凝神注视着焊点。当焊条与铁板接触的瞬间,灰白色的烟雾升腾扩散,刺眼的火星四处迸射。

  随着焊枪头左右上下游走,一块铁板被牢牢地焊接在车体上。而面罩后,豆大的汗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地从他的脸颊、脖子上滑落,湿透的工装紧贴着前胸后背。

  倪高明说,为避免被车辆配件碰伤,车底作业需要尽量压低身体。他猫着腰钻进货车底盘下,在狭窄的空间内检视每一个角落,两条腿交替向前挪动。工作一天下来,需要弯腰、下蹲成百上千次。“下班后腰疼得都直不起来。”倪高明说。

  当发现制动阀安装罩表面不平整时,倪高明的心中产生了怀疑。他用手抹去安装罩上的污垢,一条6毫米长的裂纹顿时暴露在眼前。倪高明迅速托起电焊枪,向上对准裂纹进行点焊修复。

  在确认车辆底部状态良好后,倪高明起身来到扶梯旁。他熟练地登上车梯,打开棚车车门,滚烫的热浪扑面而来。经过烈日的暴晒,车厢如同一个巨大的铁皮烤箱,倪高明小心地检查着车厢内铁皮状态,随时提防着被铁皮烫伤。

  “这里已腐蚀变形,将影响后期货物装车,必须割除重新焊接新铁板。”倪高明用黄粉笔在车厢隐患处打上标记,裁剪出尺寸合适的铁板。准备妥当后,他点燃氧气乙炔气割枪,一条蓝色火柱从枪口喷射而出。待铁板固定后,他缓慢移动焊枪,时而站立、时而下蹲,直到新的铁板逐渐与车厢融为一体。

  在高温火焰的炙烤下,倪高明的胸前衣服表面很快被烤干,而背后却依旧是湿漉漉的,这是熔接工在炎夏的日常。一天下来,他们的工作服上往往已结了一层雪白的盐渍。

  回到休息室,倪高明接过工长递来的冰镇绿豆汤,昂起脖子一口气喝完。为了应对高温,车间熬制了绿豆汤、备齐了防暑饮料,分发到每位职工手中,并在检修大库内安装了大功率排风扇,给职工带去清凉。

  一天下来,倪高明共焊接铁板30多块、重量近200公斤,与同事一起为38辆货车打上了“补丁”——与此同时,他也整整喝掉了4升开水。

  “夏季是电煤、粮食、石油等货物运输最繁忙的季节,我们的工作只要能保证每一辆货车‘健康’运行,再苦再累也值得。”倪高明说。(完)

编辑:张龙(大)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