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中亚边境冲突 上合劝和 美国拱火

2022年09月22日08: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9月19日,逃离吉-塔边境冲突地区的吉尔吉斯斯坦难民。人民视觉供图

  继俄罗斯与乌克兰、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后,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之间近日爆发的边境流血冲突,为欧亚大陆动荡的安全形势再增一抹阴影。

  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同为上海合作组织(以下简称“上合组织”)成员国。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王宪举9月20日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解决边界争端是避免将来发生更多冲突的关键所在,但这一过程非常缓慢。上合组织在维护地区安全方面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同样,上合组织内部也可以成立调解机制,促进成员之间以和平对话的外交方式解决争端,维护上合组织的稳定团结,推动上合组织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

  上合成员劝和、不干涉

  2021年春夏之交,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曾因水源纠纷爆发独立30年以来最严重的边境冲突。虽然紧张态势在几天内得以缓和,但此后零星冲突时有发生。今年9月14日,两国再度爆发流血冲突,伤亡人数、动用兵力、平民疏散规模,都远在2021年冲突之上。

  外界很难清楚地了解导致本轮冲突的起因。唯一能确定的是,冲突始于9月14日,最初双方只是肢体冲撞,很快演变为武装冲突。吉方发言人称,9月16日,塔吉克斯坦军队率先向吉方边防站开火,并使用迫击炮、坦克和装甲车等武器炮轰吉方,还摧毁了大量民用设施,包括一座边境机场。塔方则指责吉方调用各类重型武器,将塔方民宅和清真寺作为攻击目标,对位于边境的塔吉克村庄进行密集轰炸和炮击。塔方安全部门还称,吉方在边境集结军队、部署武器,为“大举入侵”作好了准备。

  另据俄新社援引吉尔吉斯斯坦卫生部的消息报道,在9月16日的冲突中,吉方24人死亡,87人受伤,超过13.7万平民撤离冲突地区。当天晚些时候,两国安全部门同意停火,但协议很快成为一纸空文,次日边境又再交火。塔吉克斯坦外交部9月18日表示,塔方有35人死亡,139人受伤。同一天,吉方的死亡人数也增至46人。此次冲突的伤亡总数创下两国独立后边境冲突伤亡新纪录。

  吉塔两国冲突引起了国际社会和上合组织的高度关注。早在冲突爆发之初,俄罗斯就敦促双方停止对抗,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普京还在与两国领导人通话中呼吁双方通过和平、政治和外交手段,尽快缓解局势。

  俄罗斯在两国冲突中经常扮演“和事佬”角色。2021年吉塔边境冲突爆发后,俄罗斯出面调停,促使双方在三天之内就达成停火协议。不过,此次吉塔冲突出现后,俄罗斯的劝解却并未奏效。究其原因,王宪举认为,今年俄罗斯深陷与乌克兰的冲突之中,并因此受到西方全面制裁,在调解吉塔冲突问题上有些力不从心。此外,俄罗斯历来并不过多介入中亚领土纠纷,而是主张由其自行协商解决。

  与俄罗斯相比,伊朗在吉塔冲突问题上的表态更耐人寻味。9月18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表示,伊朗对吉塔边境冲突持续升级深感担忧,呼吁双方实现持久停火,并敦促两国通过和平对话解决边境争端。卡纳尼还表示,伊朗与吉塔两国的关系都非常友好,愿尽可能为两国解决纠纷提供一切帮助。

  王宪举认为,伊朗此时挺身而出有两个原因:一是伊朗希望维护自身在中亚地区的利益;二是作为上合组织的新成员,伊朗希望展现积极的外交姿态。

  自2005年获得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地位后,伊朗直到今年9月15日撒马尔罕峰会才正式“转正”,入群之路走了17年。伊朗对吉塔两国这种“劝架”而不“干涉”的做法,正是“上海精神”的体现。上合组织理事会发布的《撒马尔罕宣言》中提到,成员国反对通过集团化、意识形态化和对抗性思维解决国际和地区问题,主张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道路的权利,主张通过政治外交手段和平解决国际和地区冲突,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国家间分歧和争端。

  欧亚特报(SpecialEurasia)新闻网也分析称,长期以来,伊朗与阿拉伯世界关系紧张,又受美西方经济制裁。近年来,伊朗越来越重视加强与亚洲的关系,有意将自己打造为亚洲的能源和货运枢纽。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中亚地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伊朗在中亚采取谨慎的平衡外交政策,即避免意识形态输出,与各国尽量保持良好的双边关系。其中,塔吉克斯坦是中亚五国中唯一的波斯族裔,与伊朗在语言和文化上渊源深厚。尽管两国关系也曾有起伏,但今年5月,伊朗总统莱希和塔总统拉赫蒙举行会晤并签署了16项合作协议。同样,伊朗与吉尔吉斯斯坦之间也有密切的贸易往来。王宪举指出,作为内陆国,吉尔吉斯斯坦希望通过伊朗的有利位置来加强与外界的经贸合作,扩大对外出口。

  美西方政客递刀拱火

  9月16日, 在上合组织撒马尔罕峰会的最后一天,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和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举行了双边会晤,讨论了边境问题。随后,吉官方发表声明称,两国领导人一致同意停止冲突,并责成有关部门撤回军队。

  9月19日,吉塔双方签署了一项旨在解决两国边境武装冲突问题的议定书。根据议定书,双方全面停止敌对行动,将部队和军事装备撤回原驻地,联合视察边境哨所等。双方还将对近期发生的武装冲突进行彻查,并将继续为迅速恢复边境地区和平稳定共同开展工作。

  但在王宪举看来,在边界争端没有彻底解决之前,将来还会不可避免地发生更多冲突。目前,吉塔近1000公里的边境线上有超三分之一仍存在争议。边界谈判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对所有争议地区进行准确划界。如果在划界过程中出现失误,就会让国家利益蒙受损失。此外,尽管双方领导人都不希望两国关系恶化,但也需要照顾本国民众的情绪。因此,双方都小心谨慎,谈判和勘界推进非常缓慢。

  近段时间,除了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国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也发生了冲突,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了挑拨离间的可乘之机。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日前率领国会议员团访问亚美尼亚,意图借冲突挑拨亚阿等域内国家关系。

  对此,王宪举认为,上合组织内部可以成立一个机制,调解成员国之间的冲突。随着上合组织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成员国也越来越多,彼此发生冲突或难以避免。由上合组织出面调解,不但可能提高解决争端的效率,而且更具权威性。无论是成员国、观察员国还是对话伙伴国,都能在这一共同框架内进行平等对话与协商,这将有助于维护上合组织的稳定团结、推动上合组织发挥更大影响力。

  上合组织是地区安全与发展的定心磐石

  “中国与中亚建交以来,上合组织在维护本地区的和平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王宪举进一步指出,2010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中东地区发生巨变,从埃及、利比亚到叙利亚等国家面临严峻的安全挑战。同样,中亚毗邻阿富汗,虽然阿富汗境内极端势力泛滥,但极端势力并没有对中亚和东亚形成严重挑战,其原因就在于,上合组织的存在有效遏制了恐怖主义、极端分裂主义和极端宗教主义的外溢。在上合组织机制中,中国和俄罗斯就像两根支柱一样,发挥着重要作用。

  要想维持长期安全稳定就需要发展。上合组织成员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参与国,中国与中亚地区的经贸往来越来越密切。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日联合发布的《中国周边关系蓝皮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发展报告(2022)》指出,中亚国家是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伙伴国,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向西延伸的前沿。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以战略对接为指引,在能源、基础设施、制造业、农业、金融贸易、科技文化等众多领域建立了紧密合作并取得丰硕成果。以最新成果为例,2021年,中国在塔吉克斯坦萨雷兹湖大坝上正式建成首个基于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大坝变形监测系统,标志着中塔国际减灾合作和北斗“一带一路”国际应用取得重要进展。

  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介绍,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近日签署了《关于中吉乌铁路建设项目(吉境内段)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吉乌铁路将推动吉乌两国经贸发展。英国《经济学人》指出,该项目将使中国到欧洲的运输线路缩短900公里。中欧班列今年提前开行过万列,也为推动中亚经济发展和全球经济复苏注入了新动能。

  明年是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10周年。“中国与中亚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各领域合作都已取得了长足进展,这一趋势还将继续持续下去。”王宪举表示,“中亚是我们的邻居,在地缘、政治、经济等方面都具备有利条件,我们应该致力于把中国和中亚打造为命运共同体的先行示范区。”

  本报北京9月21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胡文利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林辉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