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大漠生命之水 ——新疆大石峡水利枢纽建设现场见闻

2023年01月24日10:29

来源:经济日报

  新疆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是国家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标志性项目,是阿克苏河一级支流库玛拉克河河道上控制性“龙头”水库。从阿克苏市驱车驶往温宿县与乌什县交界处的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现场,天山耸立,戈壁荒凉。峡谷深处,来自五湖四海的建设者们坚守岗位“不打烊”,创造着世界水利工程建设的新纪录。

  严控建设质量

  冬日暖阳照进大石峡,在大坝主体工程填筑高度超过100米的施工现场,推土机将刚卸载的砂砾石堆摊平,一旁的压路机迅速进入碾压模式,工人们有序开展着质量监控、数据测量、边坡修整等工作。

  大石峡水利枢纽建成后,247米最大坝高将打破世界最高混凝土面板坝纪录。

  “坝体填筑共有12种料,要记住每种料的规格。”“边坡处理要仔细,不能有杂草树根,不能有浮土,沟壑洞穴要用合格的砂浆或水泥粉填充。”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公司大石峡项目质量经理徐树梅带着徒弟王永鑫走走停停,测数据并记录,一丝不苟严把施工质量。

  今年是徐树梅从事水利工作的第24个年头。1999年大学毕业后,她原本有机会留在重庆工作,却选择到新疆“治水”。她转战天山南北,常年与戈壁土石为伴、钢筋水泥为伍,爬云梯、下基坑,历经数十个水利工程,在对待工程质量上“眼中揉不得一粒沙”。

  徐树梅对待质量把控的较真态度,让刚出大学校门不久的王永鑫非常佩服。春节期间,王永鑫选择留守岗位,提高业务能力。“师傅的‘火眼金睛’是一步一个脚印练出来的。我还需要多补课,只有把工程质量各项参数指标印在脑海里,才能和师傅一起把控好世界级水利工程的质量。”王永鑫说。

  创新提升效率

  在大坝填筑施工现场,要将砾石料碾压达到设计要求,需要压路机碾压12遍。碾压过程中,驾驶员稍微分心就可能走歪,“过去全靠人来数碾压遍数。尤其夜班施工中,数错或走歪,就得多碾压两遍才能放心。”52岁的魏尊龙有多年驾驶经验。

  如今,沿着笔直线路碾压铺平砾石料,对他来说轻松了许多。“现在碾压多少遍都会心中有数。”魏尊龙手指驾驶舱内的一块电子屏幕说,碾压遍数和行驶轨迹都能实时显示。在中控机房的电脑屏幕上,数十台压路机碾压参数清晰呈现。

  在现场,记者看到这种“解放人力”的环节不止一处。在高趾墩处一块巨大混凝土结构护理过程中,过去需要七八人长期坚守测量温度,稍有异常,便需要人工及时开阀门注水恒温。现在,通过计算机实时感知温度,自动开启注水阀门。在土石方运输工序,过去繁琐费力的人工开票等程序,被车载传感器取代,在计算机屏幕上,每一辆车载重、运输轨迹、车速等数据实时显示。

  “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实现了智慧化的大规模应用,对高质量推进施工进度帮助很大。”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公司大石峡项目总工程师李阳说,通过智慧系统实现施工现场视频监控全覆盖,可以精准有效管控施工进度。

  据介绍,在传统水利工程建设的基础上,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智慧管理云平台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开发覆盖工程建设管理、大坝智能施工、水库科学调度、工程安全监控、智能分析决策、快速应急响应等八大核心业务应用系统。自动、远程、移动、便捷的管理与控制技术,让整个建设工地变成一台巨大的“3D打印机”。

  “3D打印技术在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应用,是通过工程智慧云平台,利用计算机模型将大坝‘分解’,切片成很多不同的建设步骤,一层层完成作业,一步步从整体上实现3D打印的效果。”李阳表示,“有了智慧赋能,更有信心建设好世界级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

  守护绿水青山

  茫茫戈壁,鲜艳的色彩总是让人情不自禁地多看几眼。在靠近冰封的库玛拉克河岸,一座深蓝色厂房惹人注目。走进其中,涉及鱼类养殖的水质、温控、繁育等相关设备安装已初具规模。

  “这是专门为库玛拉克河鱼类修建的鱼类增殖站,上半年能投入使用。”新疆葛洲坝大石峡水利枢纽开发有限公司科技管理部部长王峰斌说,在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建设过程中,为保护河中鱼类栖息地和物种多样性,配套生态工程投资达1亿多元。

  据介绍,库玛拉克河中主要生活着7种土著鱼类,其中包括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塔里木裂腹鱼和斑重唇鱼。塔里木裂腹鱼有季节性、短距离洄游产卵的习性,让它们翻越大坝洄游产卵繁殖成了建好生态保护工程的“必答题”。王峰斌说,公司将库玛拉克河上游支流铁米尔苏河60公里水域划为鱼类栖息地保护水域,禁止开展一切渔业活动并进行长期的水质、鱼类和水生生物等生态环境监测。在小石峡水库坝下布设鱼类集运系统,解决小石峡与大石峡两座大坝对鱼类的阻隔影响,在协合拉引水枢纽建设鱼道,恢复库玛拉克河的连通性。

  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是已建、在建的世界第一高混凝土面板砂砾石坝,适合充分利用当地的砂砾石等材料开展建设。在离大坝不远处的土石料厂,推土机将表层土堆起,取料完后再将土复回原址。“修建好大坝和保护好生态一样重要。”徐树梅指着戈壁滩说,“这片取料厂取料深度为4米至5米。取完料后按设计要求要覆土回填,撒上草籽,做好地表生态恢复。”

  在工程导流洞出口前的河岸边,几棵生长百年的原生胡杨树,日复一日见证着大坝的稳步增高。现在,建设者们为胡杨树修起了保护墙,在奋力筑牢大坝中等待着春暖树绿。

编辑:陈梦伊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