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档案】除四害时期小麻雀的“大劫难”

2018年04月05日17:23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记者孟冉文李康图

  【核心提示】

  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一场被后人称作“人民战争”的除四害运动,以锐不可当之势迅速席卷中国大江南北。在今天60岁以上老人的记忆里,那场消灭麻雀、老鼠、苍蝇、蚊子的全民爱国卫生“战斗”,用“如火如荼”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其中,作为“四害”之一的小麻雀,更成为城乡群众倾力“围剿”的对象。

  据不完全统计,仅1958年一年,全国就有两亿多只麻雀被消灭。从1957年年底到1958年4月,农业大省河南对外宣称,捕杀的麻雀已超过一亿只。

  “麻雀冤案”早已“平反”。2000年8月,麻雀还被国家林业局组织制定的《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列为国家保护动物。而今,曾经惨遭“灭门”的小麻雀可以自由自在飞翔觅食,再不用日夜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了……

  “围剿”奇观麻雀从半空落地上摔死

  1957年7月,省政府办公厅的年轻工作人员王治法异常兴奋。“我们在夜里一边观看苏联发射的人造卫星,一边拿着手电筒逮麻雀,干劲特别大。”今年70岁的王治法回忆。

  1957年入夏,郑州市男女老少全面动员,任务只有一个——除四害。“活动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单位给每个人发了苍蝇拍,随身携带,上下班路上都打蚊蝇。那时郑州都是旱厕,没有药,大家就往厕所里撒白石灰灭蝇蛹,上班时也经常去肉联厂外墙边的垃圾堆挖蝇蛹,填埋容易孳生蚊虫的臭河沟。灭鼠就是堵鼠洞、下夹子,但效果好像并不明显,捕麻雀倒是挺热闹。”

  王治法说,那时他们拿着木棍、扫帚在院里转,发现有麻雀飞过来就一阵狂打,甚至爬上房子捉停落那里的麻雀。后来城里的麻雀少了,每天晚上由领导带队,背着梯子去郊区农村掏麻雀,抓住活的当场弄死,雀蛋摔碎。农民很支持,说:“麻雀吃庄稼太坏了,感谢你们为民除害。”

  在王治法的印象里,从1958年春天开始,不用单位安排,人们平常都自觉灭蝇捕鼠逮麻雀。“小麻雀真可怜啊,‘围剿’得太厉害,它们根本没有落脚喘息的地儿,飞着飞着就直接从半空落地上摔死了……”王治法感慨。

  1958年3月19日,河南、山东、山西、河北4省在北京国家卫生部签订的《除四害讲卫生大跃进比先进协议书》中,对“除四害”互查标准做了详细规定。

  档案如是记载:“辖区95%以上住户无鼠洞、无鼠迹、无鼠害;捕杀现有麻雀时,在其经常栖息的场所,除罕见的孤雀外,要经常看不到群雀飞过或停落……”

  “1958年3月,我正在信阳一高上学,学校组织了一次捕麻雀活动,和当地群众会合后总共有十几万人,那场面真是火爆。”省委退休干部李昌荣说,那天全校1000多人到信阳市郊打麻雀,结果忙活了一上午没捉住麻雀,却逮了不少野鸡、野兔。

  1958年,13岁的詹艾荣是新野县施庵乡的一名女初中生。“我们每逢星期天到学校,都掂着老鼠尾巴、死麻雀、死苍蝇交给老师。”詹艾荣说,不但学校给学生布置除四害任务,生产队也号召村民打麻雀。詹的父亲在外地工作,她家总是完不成任务,邻村表舅常过来帮忙捉麻雀。

  “当时我最发愁的就是逮麻雀,女孩子又不会爬树、上房掏鸟窝,还怕老师批评,难为得很。”今年62岁的詹艾荣笑着说。

  当年的除四害究竟有多热烈?1958年2月2日的《河南日报》如此描述:“家家户户齐动员,千军万马上战场。除四害一周来,统计郑州、临颍等29个县市,共灭鼠11.6万多只、麻雀18万多只、蚊蝇410多万个,挖蝇蛹6万多斤……”

  当天的《河南日报》副刊还发表了《大家都来除四害》的词曲:“你也来,我也来,大家都来除四害/麻雀老鼠要打光/苍蝇蚊子要消灭/无四害,又卫生/一年四季不生病……”

  小小的麻雀为何成了“人民公敌”?

  历史原因“十七条”首次提出除四害

  除四害正式以文件形式上行下达,始于1956年。

  1955年,中国的农业合作化运动进入高潮。为使全国人民,特别是农民,对农业发展有一个长期的奋斗目标,这年冬天,毛泽东外出考察,形成了“十七条意见”,其中第十三条的内容就是除四害。

  1956年春,中共河南省委第二书记吴芝圃在全省高级社社长大会上传达了毛泽东的“十七条指示”。当时的会议档案记录了吴的讲话:“毛主席的‘十七条指示’包括得很广,从办社到增产到消灭麻雀、老鼠、苍蝇、蚊子……第十三条,毛主席号召除四害,即在7年内基本消灭老鼠及其他害兽、麻雀及其他害鸟、苍蝇、蚊子。麻雀吃庄稼很多,消灭麻雀每亩就可多打7斤粮食,乌鸦也是一样,将来也要消灭……”

  后来,“十七条”经过补充扩大为“四十条”,并定名为《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1956年1月25日,这个文件在最高国务会议上讨论并通过,次日在《人民日报》上全文发表。

  1956年3月10日,河南省委提出贯彻执行《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的初步规划。根据档案记载,该规划在“农业增产”和“卫生”章节中,列出了消灭四害的时间表:“1958年前基本消灭麻雀等害鸟;城市在1957年消灭家鼠,农村1958年消灭家鼠,1962年基本消灭田鼠;1956年在郑州、洛阳、开封、新乡、安阳五市消灭苍蝇;1958年农村基本消灭苍蝇;1960年在城市、1962年在农村基本消灭蚊子……”

  同全国各地一样,除四害在河南大张旗鼓地开展起来,媒体更是广泛宣传这场全民运动——

  “除四害必须趁冬春动手,做到家喻户晓,深入人心……”这是1958年2月1日《河南日报》头版头条题为《认清形势鼓起革命干劲》的报道。2月4日,《河南日报》头版发文:“当前全省基本肃清了四害基地,要求省属各市1958年实现‘四无’或‘五无’,每个专区有三、四、五个县实现‘四无’或‘五无’,更多的区、乡、社、户和厂矿、机关、团体、企业实现‘四无’或‘五无’……”报道批评了除四害行动迟缓的10个县,要求各级爱卫会建立上报制度,奖励先进。

  从1957年到1958年春夏,除四害漫卷全国,特别对捕杀麻雀,一如当年流行的快板书宣传的那样:“有侦察,有伏兵/四面八方来围攻/白天黑夜不消停……”

  到了1958年,麻雀更成为人们着意“灭门”的对象,猎杀数量也最“壮观”……

  战果辉煌4个月“剿灭”1.3亿只麻雀

  孙道行,今年72岁,1958年在商丘县委工作。“那时我印象最深的是天天喊‘四无’口号,单位要‘四无’,宿舍要‘四无’,城市要‘四无’,农村要‘四无’。”孙道行说,1958年春节期间,单位开始向大家发苍蝇拍、老鼠夹等工具,他和同事经常排着队、拿着工具上街灭害。“卫生检查很严,地上发现麻雀粪便就不合格。”孙道行感叹。

  从1957年年底开始,除四害已经成为全省各地“比、学、赶、超”的运动热潮。在1958年2月7日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卫生部部长李德全对包括河南郑州、登封在内的北京、上海、甘肃等“除四害”行动积极的8个省份和地区进行了肯定和褒奖。

  除四害运动还在升级!

  “消灭四害,不但可以在10年内实现,而且完全可能提前实现。”1958年2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除四害讲卫生的指示》,使这场史无前例的除四害运动进入狂热的状态。《指示》认为:“一个以除四害为中心的爱国卫生运动高潮已在全国形成。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提前实现‘四无’的省和直属市,已有北京定为两年,河南定为三年,上海三到五年……决定今年内实现‘四无’的市、县有河南的郑州、开封、洛阳、焦作、登封……”

  值得关注的是,1958年3月2日,《河南日报》头版用一个版的篇幅报道了“登封提前实现‘四无’县”,并配发社论和省委、省人民委员会对登封的祝词及嘉奖令。

  当年4月2日,中共河南省委、省人民委员会又发出《关于消灭四害的紧急指示》,档案记载称:“目前全省已有63个县市基本实现‘四无’,其中开封全专区12个县全部实现‘四无’……苦战一个月,实现‘四无’省。要全面围剿、反复扫荡、速战速决、全歼四害……”

  从此以后,与老鼠、苍蝇、蚊子并列的小麻雀,被彻底打入“冷宫”,迎来了命运的严冬。

  记者查阅河南省除四害进度档案发现,据统计:“从1957年12月21日到1958年4月下旬,全省灭鼠1.35亿余只、麻雀1.39亿余只,灭挖蚊蝇(包括蝇蛹)18万多市斤。”而据各地不完全统计,1958年全国共捕杀麻雀2.1亿余只。

  “那时候别说郑州市区,就连许多农村也见不到麻雀了。”王治法说,麻雀之所以受害最严重,是因它最容易被发现,并且比老鼠、苍蝇和蚊子好对付。

  冷静思考除害不能违背自然规律

  事实上,1956年出台的《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中,把麻雀当成“四害”之一曾引发了学术界的一些质疑,麻雀也因此曾被优待过。

  “说实话,我们当年并不特别讨厌麻雀,相反对它们还有些好感。麻雀这小东西跟老鼠、蚊蝇不一样。”王治法认为,麻雀是一种杂食性动物,繁殖期食害虫,并以害虫育雏,当谷物成熟时,多结群飞向农田啄食。“当时就有动物专家提出麻雀的益害不能一概而论。”王治法说,可惜当时这些意见并没有被采纳,“客观地说,那个时候麻雀确实很多,农药少,麻雀对农民利益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害,所以农民主张消灭麻雀也能理解”。

  1956年,“双百方针”提出后,动物学界就麻雀问题展开过争鸣,一时间《北京日报》、《文汇报》等报纸发表了不少探讨文章。后来在1957年10月中共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修正草案)》中,对原来的除四害条文作了修改:“打麻雀是为了保护庄稼,在城市里和林区的麻雀,可以不要消灭。”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当年“围剿”麻雀奇观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有发生。如四川省邛崃县成立“除七害运动委员会”,明确提出把麻雀定为“头号敌人”,并划分出了1945个“战区”,“战斗员”总数21.8万多人,当地打麻雀的“先进经验”还被拍成新闻纪录片在全国放映。1958年4月20日的《人民日报》上刊登消息称:“4月19日,北京市300万人总动员,一天歼灭麻雀8.3万只。”

  庆幸的是,“麻雀冤案”持续近5年,最后在一些科学家的力挺下,经毛泽东亲自批准,麻雀终于从“四害”名单中清除。时间进入21世纪,麻雀再次扬眉吐气——2000年8月,麻雀被国家林业局组织制定的《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列为国家保护动物!

  “‘除四害’有合理性,讲究卫生更没有错,苍蝇、老鼠、蚊子到现在不还在消灭吗?爱国卫生运动不还在搞吗?”河南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专家认为,维持自然界均衡很重要,如果一味靠人力非要去打破这种均衡,那就破坏了生态环境,违背了自然规律,到头来受害的还是人类,“麻雀遭受劫难已经过去,对它存在与否的争论也没有了意义,但留给我们的反思却不会消失”……

  原载《大河报》2007年3月3日A12版

编辑: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