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档案】平原省往事(下)建制为何仅存三年即被撤销?

2018年04月20日14:37

来源:大河网

▲黄玉海保存的平原省政府公函、委任状等

 □大河报 记者孟冉文李康图

  阅读提示

  1951年初,由赵丹主演的电影《武训传》在中国热映,却由此在全国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波。平原省正是武训的出生地与进行兴学活动的地区,这个年轻的省份如何应对这场迅速弥漫全国的文化思想批判运动?

  而在此之前,平原省的文化教育界曾发生一起高干子弟违法犯罪事件,罪犯最终被枪决,此案在该省以及周边地区甚至带来了超出“武训事件”的震撼与影响。

  1952年12月,刚刚走上运行轨道的平原省,成立仅3年建制即被撤销,原因何在?其行政区划怎样调整?各级组织和数万干部是如何安置的?

  批武运动波及武训家乡平原省

  1951年初,电影《武训传》在全国公映,一时间,许多报刊对此片“好评如潮,口碑载道”。但是到当年3月,舆论开始出现不同声音,认为武训的行为不值得歌颂。当年5月,《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严厉批评武训以及电影《武训传》,称“这部电影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是一种丑恶行为,说明我国文化界的思想混乱达到了何等的程度”。很快,各大报刊纷纷转载,并发表批判武训的文章,一场弥漫全国的文化思想批判运动自此展开。

  “我是搞教育的,很清楚《武训传》宣传的精神实质。”梁贵晨介绍,《武训传》是导演孙瑜在今天的山东聊城地区拍摄的一部电影,当时平原省堂邑县县委书记段俊卿、县长赵安邦派人给予了协助。批判运动开始后,段、赵二人还为此做了自我检查和批评,清算了自己的“糊涂思想”。

  武训是个什么样的人?根据平原省委的调查,武训原名武七,清代平民教育家,生于平原省堂邑县武家庄(今属山东冠县),家庭贫寒,幼年想读书但被地主欺压,于是立志兴学。经过30多年努力,他用积蓄买了190多亩地,修了20多间房,办起3所“义学”,但“入学者多系富豪子弟,贫苦子弟读书者为数不多”。武训被称为“义丐”、“千古奇人”,清朝皇帝曾赐他一件黄马褂,知识分子对他十分崇拜。解放后,武训的事在当地教育界有一定影响。

  “省委是1951年5月底依据华北局的指示,到武训出生地写出这个调查报告的。”梁贵晨说,大家认为,省委这个调查是比较符合实际的,说明武训是近代史上一个非常复杂的人物,一方面,他为了使穷苦子弟能上学读书,不惜行乞几十年;另一方面,他对地主阶级卑躬屈膝,乞求恩赐,其“义学”又被反动统治阶级利用。

  1951年6月,《人民日报》和文化部组成武训历史调查团,到平原省实地调查。“平原省有9名干部参加了调查。”梁贵晨透露,他们在当地访问了160多人,收集了各种文献,形成了《武训调查记》。后来,这个将武训定性为“罪大恶极、死有余辜的历史反革命”的调查材料,成为批判武训最权威的根据。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虽然武训出生在平原省,但他的家乡对其进行的批判运动却开展得很晚,也不积极。一些熟知当时情况的老人说,很多人认为《武训传》在平原省没上演过,没有影响,而且武训行为也谈不上“反革命”。特别是在堂邑县政府组织的讨论中,32名干部中有29人认为“武训兴学动机是好的,只是效果不理想”,一些中学生认为“武训放债是为了办学,不能算剥削”。

  如今,那场批判武训的运动早已烟消云散。对这个事件的评价,诚如1985年胡乔木在中国陶行知研究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所述,“当时这场批判,是非常片面、非常极端的,也可以说是非常粗暴的”,“电影宣传武训办学的精神,主要出发点在于振兴中国教育,不应提到政治上批判”。

  高干子弟被处极刑曾轰动一时

  在批判《武训传》运动尚未开始之前,发生在平原省的一起恶性案件影响深远。

  1951年春的一天上午,新乡市初中二年级女生李某因感冒缺席体育课,独自一人待在寝室养病。这时,男生常某偷偷来到李某宿舍,对其动手动脚,欲行不轨。常某不顾李某的强烈反抗,将其强奸,然后用刀片割断李某的喉管,致其死亡。

  “这个事件影响非常坏,性质十分严重,常某犯下的罪行当然不可饶恕。按说,我作为省学联副主席,理应秉公办事,但实际执行起来却有些难度。”梁贵晨坦言,对此事的处理难就难在遇害人李某是平原省一名曾为中共地下党领导的侄女,而常某的父亲也是省委一名高级干部。

  梁贵晨说,平原省学联归省委宣传部直接领导,事件发生后,宣传部一位主要领导找到他,说准备召开大会,公开宣判常某死刑,让他表示支持。“说实话,开始我并不太同意杀了常某,觉得既然已经死了一个学生,何必再失去一个呢?说白了,我是想保护学生。”梁贵晨透露,为这事他想了好几天,后来他下了决心,既然常某犯了国法,高干子弟同样不能赦免,否则既没办法向受害学生的亲属交代,也无法教育其他学生,对今后的工作很不利。

  1951年春天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对常某的公审大会在平原省体育场(场址位于今天新乡孟营村)召开,梁贵晨亲自主持大会,常某被判处死刑,当场执行。“按理这是刑事案件,应该由司法机关主持公审大会,但是那时候省委宣传部的权力很大,所以才出现学联参与审判刑事犯罪的事情。”梁贵晨说。

  “因为此事发生在本省,这个案子影响很大,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超过了不久以后进行的批判《武训传》运动。”梁贵晨说。

  撤销建制与缺乏中心城市有关

  “本报自创刊三年来,由于各级党政领导的帮助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使报纸在推动各项实际工作中起了一定的指导作用。现因平原省建制撤销,《平原日报》亦随之于11月底停止发行,希各地读者自十二月份起,分别订阅《河南日报》、《河南大众报》及山东《大众日报》、《农村大众报》,以便通过报纸,继续指导工作为盼。”这是1952年11月22日,《平原日报》头版刊发的一则消息。

  在新乡市凤泉区一栋居民楼里,记者见到了这份报纸原件,持有人是新乡市白鹭化纤集团一位名叫黄玉海的职工。今年39岁的黄玉海已有15年的收藏经历,存有关于平原省的资料1000多件。

  “这些跟平原省有关的土地证、委任状、政府公函、报纸、商业人员登记表、粮票、存根、税票、户口迁移证、干部编制表等,都是我从安阳、焦作、洛阳、新乡、许昌、濮阳等地的旧货市场买来的。”黄玉海向记者展示了一张平原省人民政府签发的委任状,显示“任命刘建华为济源县人民法院副院长”。

  记者注意到,委任状签发的时间是1952年11月25日,而再过5天,平原省建制就将不复存在了。

  中央决定撤销平原省建制的准确时间是1952年11月15日。当天,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调整省区建制的决议》。决议认为,“鉴于大规模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即将开始,平原省缺乏经济中心城市,而河南、山东两省在经济和文化建设中又都需要恢复原来建制,决定撤销平原省建制”。

  事实上,在这个决议未公开之前,平原省委已接到中央和华北局关于撤销平原省建制的指示。1952年11月11日,省人民政府主席晁哲甫,副主席罗玉川、贾心斋、戴晓东签署文件,称“对撤销平原省建制,本府全体人民一致认为这是非常合乎时宜的、正确的措施,表示热烈拥护,并保证做好一切工作”。当天,平原省启动撤销建制与移交工作,并迎接河南和山东两省代表团到新乡办理相关事宜。

  1952年11月21日,平原省下达撤销本省建制命令;11月30日,平原省第一届第三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通过“平原省人民政府于1952年12月1日起停止使用职权,所属地区分别划归河南、山东领导”的决议;12月1日,《平原日报》发表《中共平原省委告全体党员书》,号召全省党员坚决拥护中央撤销平原省建制的决议,以后要在河南、山东两省党委和政府领导下再接再厉,创造更大胜利。

  “说实话,我愿意服从组织安排,但内心对平原省还是很留恋的。”梁贵晨说,平原省建制撤销前,新乡市委领导表达了保留“平原饭店”、“平原机器厂”的想法,最终获得上级批准,而且还保留了“平原商场”、“平原戏院”、“平原路”等。“延续‘平原’叫法,也算是对新乡的一种安慰吧”。

  人员机构一个月内顺利“分流”

  “虽说有些不舍,但大家情绪还是很稳定的,一切工作都按照分配方案顺利推进。”身为平原省委机要秘书的李振华,对平原省撤销建制一事非常了解,但他说私下里大家并不谈论此事,也没听说过谁闹意见。李振华说,平原省省会设在新乡,对该市的发展促进很大,“我们撤走时,新乡市的人口已由当初的7万人增加到了15万人,经济发展超过了解放战争前的水平。”

  据《中共平原省委关于三年来工作的基本总结》记载:“工业生产方面,除1949年的62个工厂得到扩大外,又新建50个工厂;农业方面,全省粮食总产量达93.0774亿斤,为抗战前的113.86%;文教卫生发展迅速,有小学校19171所,成立了师范学院、农学院、工业学校、医科学校等高等学校;三年来修筑黄河堤坝4043万方土,完成了引黄灌溉工程……”

  省级建制撤销,最重要的是各级组织机构和干部人员的安置。由于年代久远,加之亲历此项工作的人员大都作古或无法寻访,记者只得依靠现存档案,对此事进行梳理。

  据统计,当时平原省共涉及三类主要组织和干部:一是省委、群团系统(含合作社)大小单位共16个;二是省府系统共有大单位23个;三是省级党政和群众团体。总计干部两万多人。

  根据中央、华北局的指示,省直机关大体分为撤销单位(如省委各部、委和省级工、青、妇以及报社、新华社分社、广播电台等,其干部基本分配到中央、华北局工作)、分配两省单位(如中央不需要,而地方很需要的灌溉工程队、联运公司、汽车公司、水利测量队等单位分流到河南、山东两省)以及原封不动移交河南或留当地的单位(如商业厅各公司的门市部、仓库、医院、干休所等)。

  同时,对干部家属、警卫员、勤务员、炊事员、理发员等人员也做了详细安置方案,如“决定到河南、山东工作的干部,家属随去随安,并可领取一定的生活和安家费;有警卫员的干部,一律带走;30岁以下的勤杂人员及没有儿女负担的青年,集中进入文化补习学校,由河南代管”。

  记者发现,省委对移交的原则还做了极其细致的规定,如“无论哪级干部,不得私自带走党内文件或焚烧”、“厅局级以上干部可将自己使用的暖水瓶、脸盆、炊具等带走”等。

  1952年12月1日,平原省从此消失在新中国的行政区划中,其所属的29个县、900多万人划归山东;27个县、两个市(包括焦作矿区)、700多万人划归河南。

  梁贵晨留在了新乡。从1953年起,他先后在新乡团市委、市文工团、市委宣传部、市图书馆、市委组织部等单位任职。“对我来说,有关平原省的一切已成为一种情结,在我生命里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站在平原省委旧址前,满头银发的梁老先生神情庄重。(完)

  线索提供:刘志远河南省档案馆开馆时间:周一至周五(上午8:00~11:30;下午2:00~5:00)咨询电话:0371-65901274

  河南档案信息网:www.hada.gov.cn

        原载于《大河报》2009年11月12日A19版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