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档案】河南红色特工系列报道之“他的代号是黑”(上)抗战初期,秘送首长“胡服”由陕抵豫

2018年04月20日15:02

来源:大河网

  写在前面的话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身怀绝技却又藏而不露,默默无闻却又惊天泣神。他们保卫国家高层安全,完成各类特殊任务;他们无所畏惧,为共和国的新生誓死捍卫内心的忠诚;他们是《潜伏》里的余则成,《黎明之前》里的刘新杰,他们有个共同名字——红色特工。从今天开始,本报陆续为您讲述河南红色特工的真实故事……

  大河报 记者孟冉文李康图

  核心提示

  他出生在天津一个贫苦家庭,为了生计,来到河南焦作投奔哥哥。1936年,刚满19岁的他在洛阳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时隔两年,他受秘派赶赴西安,穿越敌人层层哨卡,将刘少奇安全护送到渑池。

  他在苏联接受过专业特工训练,获得苏联红军参谋部上尉军衔。回国后,他长期深度潜伏在敌占区。他的隐身名叫“黑”,公开姓名叫“宋长富”、“宋一文”,真名则是祁文山。直到上世纪60年代,他的真实身份才为人所知。

  2011年1月下旬,祁文山的女儿,九届省政协常委、民进河南省委巡视员祁葆珠女士接受本报采访,娓娓讲述父亲的奇特人生际遇,展现比余则成更为精彩的红色特工故事。

  他的第二套档案一直秘不示人

  女儿说很想看看爸爸的另一面,但更要遵守纪律和规定

  “爸爸有两套档案,一套在中共河南省委组织部,另一套归省公安厅保管。”祁葆珠说,自己能知道的档案,只有组织部对父亲的组织结论。前不久,她找到了曾管理父亲档案的省公安厅退休干部,对方说那份档案里,记录了祁文山几十年的特务工作,内容详细而丰富。但根据规定,这些特工档案不对任何单位和个人开放。

  “虽说我很想看看爸爸的另一面,但我更应遵守党的纪律和规定。”祁葆珠微笑着说。

  据公开档案,祁文山1917年4月出生在天津一个贫民家庭,1931年投奔在道清铁路当工人的三哥,来到焦作。1933年,在焦作扶轮学校中共地下党员杨洗尘老师的介绍下,祁文山秘密加入了共青团。

  1935年12月9日,祁文山在焦作组织同学参加了全国学生统一行动的“一二·九运动”。第二天,为躲避特务追捕,祁文山翻墙离校,并托人给三哥送去纸条,上书“国难当头,民不聊生,我要为民族的解放去战斗”。祁文山先到郑州,按照地下党指示赶赴洛阳,当了铁路工人。1936年1月,祁文山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筹建洛阳陇海铁路地下党。

  “小宋弟弟”贴身护送刘少奇

  穿过敌人层层封锁,约一周后把首长平安护送到渑池兵工厂

  1937年,抗战爆发,中共豫西特委决定,建立陇海铁路洛阳地区地下党支部,直属中共河南省委领导。当时领导同志有刘子久、王志杰、席国光、王吉仁,祁文山任支部组织委员,他年龄最小,大家都叫他“小宋弟弟”。

  当时洛阳是敌占区,党组织以家庭为掩护。“有两位地下党同志装扮成一对夫妻,爸爸叫他们姐姐、姐夫。”祁葆珠说,那时如果写“李冷收”,就是给中共河南省委的信。后来,“姐夫”牺牲了,“姐姐”解放后到广西某高校任党委书记。

  1938年11月20日,祁文山接到豫西特委秘派,到西安去接一个人。他很快到达西安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见到了从延安来的首长。“后来我听爸爸说,那个首长叫胡服,特别瘦,穿着灰蓝色大衣。见面后,爸爸向他汇报了河南陇海铁路地下党的情况,首长说铁路工人是革命主力军,给了爸爸很大鼓励。”祁葆珠说。

  由于找不到此事档案记载,祁葆珠只知道爸爸穿过敌人的层层封锁,约一周后把首长平安护送到渑池兵工厂。

  过了很长时间,祁文山才从豫西特委领导那里得知,他护送的首长“胡服”,原来是刘少奇。

  “席国光伯伯了解这事,他是爸爸的领导,曾任公安部副部长。前几年我去北京拜访过他。”祁葆珠说,席国光的回忆录描述,“(1938年)党中央……决定建立中共中央中原局,刘少奇同志任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同志从西安赴渑池……来传达会议精神,培训河南省的地下工作干部。我见过祁文山一面,祁文山当时的名字叫宋长富……”

  从延安赴苏联接受特工训练

  回国后他领受了一项任务,赴东北炸掉一个日本人控制的工厂

  完成护送刘少奇的任务后,21岁的祁文山成熟稳重了许多。不久,他按照党组织安排,准备从河南向延安转移。1939年2月,祁文山由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出发到达延安。

  “我小时候有一个腰鼓,是爸爸送给我的礼物,爸爸常教我打腰鼓。”祁葆珠告诉记者,她出生在新乡,那时周围的人都没她腰鼓打得好。

  祁文山还经常要求女儿多吃小米。“爸爸说延安的女战士脸盘红润,十分健康,就是吃小米吃出来的。”祁葆珠说,多年后她知道,在爸爸心里,腰鼓和小米象征着延安。

  在延安大生产运动中,不少同志都留下了珍贵的镜头。祁葆珠说,当时摄像机就在爸爸身边,但他不能上镜,因为党要派他到白区执行潜伏任务。

  1941年9月,中央组织部通知祁文山到中央社会部报到,不久被派往苏联红军军事学院,学习收集军事情报和爆破技术。负责教学的全是苏联教师,但不知姓名,学员之间也互不通报姓名,只以代号相称。祁文山机敏聪明,经过短期学习和培训,很快掌握了多种特工技能。数月后,根据中央社会部和苏联红军参谋部的命令,祁文山正式成为中央社会部特工,并获得苏联红军参谋部上尉军衔。

  回国后,祁文山领受了一项特殊任务:到哈尔滨找到地下党联络站,秘密爆破指定目标——伪满洲齐齐哈尔市一个由日本人控制的工厂,以破坏日军进攻苏联的北进计划。

  “黑”教会妻子抽烟打麻将

  为保护情报站安全和麻痹敌人,他想了很多办法……

  1942年2月,祁文山到达北平(即北京),正当他为执行特殊任务做准备时,中央社会部密电称日军南下,无进军苏联迹象,爆破使命终止,要求他执行另一行动方案。

  1945年,祁文山终于找到冀鲁豫地下军事情报负责人郭子青,并按中央社会部规定的联系方法写成电报,由郭子青与中央联系。按指示,特工只有在与中央联系时,才能同时用两个名字,一个是隐名,一个是公开名。

  祁文山的隐名是“黑”,公开名是“宋一文”,在电报上同时签了这两个名字。不久,中央回电:你找党,党也一直在找你。

  当年,党中央决定在新乡设立冀鲁豫地下军事情报站,祁文山任情报站负责人兼地下党书记。

  “情报站就在我家,地点是新乡市新乐路51号。”祁葆珠说,父亲和母亲的结合,是经党组织特批的。“当时中央社会部领导教导爸爸,到白区后要组织一个家庭,用家做掩护。要找一个工人或者贫农出身的女子,她永远不会背叛你,会用生命保护你,千万不要找洋学生。”就这样,依照党组织安排,1945年冬,一个叫王建淑的19岁女孩千里迢迢从天津来到新乡,与祁文山组成革命家庭。

  而今,王建淑老人已是耄耋之年,在郑州和新乡两地安度晚年。“妈妈身体还好,记忆力不错,可她对爸爸的特工工作却不愿多说。”祁葆珠说,事实上,特工的妻子绝对需要谨慎小心,低调、寡言是最重要的。

  “前两年热播的《潜伏》,余则成的假妻子翠平那么爱出风头,不也一样没坏事吗?”记者不解。

  “其实翠平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当特工,敌人不会傻到看不穿。以她的表现,余则成早暴露了。我认为这样安排角色,只是为了吸引观众。”祁葆珠说。

  为保护情报站安全和麻痹敌人,祁文山想了很多办法,他教妻子学会了打麻将和抽烟。“妈是农村出来的女孩子,学那个挺困难,不过一旦学会就应用自如了。”祁葆珠笑着说,别看老太太85岁高龄了,现在打麻将还是一把好手呢。

  新中国的成立,让许多地下工作者“熬出了头”,祁文山却突然变成了“国民党特务”,他变节了吗?多年后,他的特工身份又是如何“暴露”的?请关注河南红色特工系列报道之“他的代号是黑”(下)。

原载于《大河报》2011年1月24日A14版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