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河的“四重身份”

2018年12月15日17:04

来源:中国新闻网

  (本文原载于中国新闻网 2017年3月7日报道)

  中新社记者 刘旭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他因《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百万字“帝王系列”小说作品而声名远播;他是郑州大学文学院院长,在高校讲学育人;他是一名全国人大代表,从2003年2017年连任三届;除此之外,他还是两会上备受关注的“反腐作家”。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期间,二月河在北京接受了中新社记者的专访。这位平易近人、衣着朴素的著名作家在近一小时的谈话中,分享了他对中国政治、社会、教育、民生等现实话题的看法。

  反腐作家二月河:中央反腐“做得比说得还要好”

  二月河时常被媒体问及关于反腐的问题。“历史上没有因反腐而颠覆的政权”“(中国官方的)反腐力度,读遍(中国古代)二十四史都找不到”,二月河历次的反腐论述都受到社会关注。

  今年二月河怎么看反腐?

  “我认为共产党的反腐做得比说得还要好!一般我们都是说得好听、做得不行,共产党是又说又做。”他认为,现在全国整个干部队伍都在形成‘不敢腐、不想腐’的态势。”

  他解释说,所谓“不想腐”,是因为“腐败没什么意思,今后把自己的官也丢了、把自己的家庭也给丢了,不合算。”

  二月河说,中共反腐在“秉刀斧手段”对腐败官员绝不手软的同时,还“举菩萨心肠”保护正直的官员,挽救险入歧途的官员,构筑“不想腐、不愿腐”的堤坝,把反腐行动深入化。

  历史作家二月河:不要过度反感现在的“穿越剧”“仙侠剧”

  “我现在眼神不太好,看电视看不清,但是身边的家人、朋友会跟我讲,现在流行的电视剧我也是知道的。”谈到近几年电视荧屏上热播的各类“架空剧”“穿越剧”“仙侠剧”,有观众“吐槽”现在的古装剧“不厚重”“只会谈情说爱”,二月河对此心态很开放:青年人愿意看,就证明作品自身有合理的元素、有一定的生命力,不爱看也没关系,这也是作者的个人努力。如果受众没有反响或是负面反响较多,对作者是一种刺激,有可能激发他在未来创作出更好的作品,“都不一定是坏事”。

  二月河提醒,要想把作品写得好还是要“下点力气”,“我的作品也不是对着墙想出来的”,如果作家不努力就想得到读者的好评,“那连做梦都不如”。

  记者问及二月河写作计划,他透露,未来暂时没有写长篇小说的计划,但自己一直坚持在撰写有关汉代历史、楚长城、神话、古代岩画和宗教等领域的短篇文章,未来有可能集结成书出版。

  人民教师二月河:青年人要凭“真本事”对社会尽责任

  今年初,郑州大学大二学生闫慧飞给二月河写信,求解“读书有何用?”二月河在一封914字的口述整理回信中为“90后”大学生解惑,并呼吁“孩子们,读书吧!像饥饿的羊跑到草地上那样贪婪地读书。”

  在采访中,二月河同样强调了读书对大学生的重要性:“我做老师不是翻着书一页一页地教,我认为到了大学阶段,不论是学士、硕士还是博士,就该学会自己读书了。如果不读书、不学习、不写作,甚至都不如中学生。”

  “整个社会引导人才的趋势也是这样,都是要看真本事,不是看一眼文凭、听你用嘴说一说就可以的。”二月河说,希望学生们都能靠自己的本领冲出去,为这个社会尽责任。“我的痛苦、我的欢乐、我的嬉笑、我的郁闷,我的一切情绪的表达,都是根据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做出来的贡献来衡量。”

  人大代表二月河:我给自己履职打“及格”

  2003年当选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的二月河,到今年已经连续履职15年。

  “那是人民群众选出来的,要敢于和愿意说几句实话。”二月河又补充道,“我是全国人大代表,要为全国人民关心的问题说话。”

  二月河回忆说,15年间,他关注了作家免税、全面降低书价、老龄化社会、推广普通话、空气治理、水污染治理等大大小小的议题。

  如果要给15年履职打个分数,二月河说,“我给自己打个‘及格’吧”。

  “您最看重自己哪个身份?”记者问二月河。

  “只要大家觉得我这老头儿还行、不算坏,青年人觉得我这个人做事情比较公道,能有这种评价我就满意了。”二月河缓缓说道。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