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巨匠陨落 河南文艺界沉痛哀悼二月河先生

2018年12月15日19:51

来源:河南日报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温小娟

  著名作家二月河(原名凌解放)于12月15日凌晨因病去世,享年73岁。

  消息传出,亲朋泪飞,山河惋惜,河南文坛上下一片悲痛。在同行眼中,二月河先生是河南文学的骄傲,是中原作家群、南阳作家群的杰出代表,他的文学追求和文学成就值得所有作家艺术家学习,他的去世是河南文坛乃至中国文坛的重大损失。

  “得知二月河先生去世的消息,我十分震惊和悲痛,真的难以接受,第一时间跟他夫人和女儿取得联系,并表达了问候。”省文联主席、省作协主席邵丽难过地表示。

  邵丽说,二月河先生是河南文学界的一面旗帜,为人为文堪称楷模。他是至情至性之人,真实、坦荡、洒脱、率真。他长期生活在南阳,一直扎根在人民中间,勤勉耕耘,其以帝王三部曲享誉文坛,皇皇巨著五百万字,闪耀着思想与艺术的光芒,代表了中国长篇历史小说的高度和成就,为海内外读者所熟知。但历史小说创作的巨大成就没有让先生文学探索的脚步停止,近年来,还创作了大量随笔散文,出版了多部作品集,他的精神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

  “他很刻苦、很低调,是我们这一代作家当中的‘老大哥’,一直在起表率作用。”这是著名作家李佩甫谈到二月河先生时说的一句话。李佩甫说:二月河先生身体一直不大好,但他一直坚持在创作,几年前我分管作协工作的时候,还专门去他家里看望过他。他出生在山西,但在河南居住了半个多世纪,他对我省文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很多年轻作家得到过他的帮助。

  著名作家田中禾听到二月河去世的消息感到无限惋惜,“我一直没反应过来,他还比我小四岁呢。”他对二月河先生印象深刻的是“非常努力、非常认真”。“他写了很多作品,却很少介入省会的文学界,一直待在南阳相对封闭的环境。他的历史作品在河南是独树一帜的,当其他作家都写农村题材、改革开放题材时,他却选择了写历史题材,他是河南历史小说的一面旗帜。”田中禾说。

  著名文艺评论家孙荪跟二月河相识于上世纪80年代,此后几十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直相知相惜。“我们是在《康熙大帝》第一卷的作品研讨会上认识的,可以说当时二月河在文坛上横空出世,此前名不见经传的他在那之后一发而不可收。”时隔多年,孙荪依然清晰记得当年的情景。他说,在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二月河创造了帝王系列”落霞三部曲“500多万字的辉煌巨著,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引起了国内外读者广泛好评,是河南文坛、中国文坛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非常引人瞩目。但是他成功的背后却经历了漫漫的长途跋涉和许多不为人知的痛苦。

  孙荪这样评价二月河:他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量级作家,一个在海内外有广泛影响的历史题材文学大家,一个在文学上呕心沥血的长途跋涉者。“二月河是一个纯粹的人,他不喜欢跟人交往,很少参加文坛的活动,一心一意埋头创作,拿出最好的文学作品奉献给读者。”孙荪说。

  在京的豫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周大新说:“听到二月河先生去世的消息,十分震惊。我中秋节去看他的时候,他正在好转。唉!愿他到天国享域享福!他留下的文学遗产,我们南阳人会珍存。”

  著名报告文学作家、河南日报原文化周刊部主任王钢曾多次采访二月河,并由此结下了深厚兄妹情谊。她说,退休后,分处北京、南阳、郑州的我们仨成了三兄妹,大哥是解放军原总参军训和兵种部政委田永清,二哥是作家二月河,我自然是小妹。

  今年初夏,王钢给二哥买了一件深蓝T恤,知道患糖尿病的他嘴馋,又买了一箱各色坚果和补品,正待出发去南阳看望他,却听说他去了北京,住进了大哥家附近的301医院。大哥常常传来讯息,说二哥病势加重了,说二哥气管插管了,说二哥病情好转了,说二哥坐轮椅了,说过几天他更好一些就可以相见了……

  “现在,给二哥的T恤没人穿了。”王钢无比难过。

  王钢说,“中原这条二月河,漫卷历史风云,饱含民族气韵,在中国文学的版图上,划过了一道蜿蜒绵长又雄浑壮观的曲线。就像一对母子河,二月河与黄河叠映在一起,他的血脉里有黄河的波涛,他的身体里有黄河的泥沙,他的声音里有黄河的啸吟——这一切,有书为证。”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