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如何败落?一个上市公司的坎坷路

2019年06月12日08:40

来源:大河网

小麦面粉系列、小麦淀粉系列等产品的开发和营销成了莲花健康的发展重点之一(视频截图来源:河南卫视新闻联播)

一厂院内停放着多辆货车,车上是从新疆运来的“梅花”味精

“四万吨”厂区院内,到处存放着闲置的生产设备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张恒文/图

  遥远的1992年的一天清晨,17岁的李金堂脚踏自行车,迎着温暖的朝阳驶向莲花味精厂,幻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幻想着可以在这里待到退休。

  他不会想到,莲花味精厂有一天会经历如此大的变故,甚至走到生死关头。

  莲花味精厂1983年9月由多个小厂合并成立,后经发展,2016年改名为莲花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莲花健康)。

  如今,莲花健康正陷入持续亏损、债务危机、大面积停产等困境。公司2019年4月份开始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莲花。随后,其因资金紧张未按时还款,被项城市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疲惫不堪的莲花健康开始剥离公司负资产。6月10日晚间,*ST莲花公告称,公司将持续亏损、资不抵债并已停产的全资子公司佳能热电作价1元,出让给项城市国有资产控股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连日来,河南商报记者赶赴河南省项城市,对身处风暴中的莲花健康进行多方走访和调查,试图呈现公司经营现状、员工状态,以及它给项城这座豫东小城带来的荣耀、纠结与叹息。

  上世纪90年代,在莲花味精厂上班令人艳羡

  在项城人眼中,上世纪90年代的莲花味精厂,是当地人从农村向城市过渡,实现阶层跨越的最理想选择。对很多人来说,这一选择甚至超过高考带来的吸引力。彼时,莲花味精厂的正式工每月工资能拿到1600元,而项城市平均工资才700元左右。

  李金堂是实现这种跨越的一员。1983年周口地区味精厂成立后,李金堂的父亲便进入味精厂工作,一路做到车间主任。

  李金堂从小就意识到父辈的工作是“铁饭碗”,并感到自豪。“父亲带回家的福利很多,比如单位发的洗衣粉、洗衣皂、毛巾、手套等,都是村里别人家没有的。那时候有了最明显的骄傲。”

  “我家的电视机是1987年买的,熊猫牌。当时村里有电视机的是富裕家庭,邻居像看电影一样排队观看,我家院子里坐的都是人。”李金堂回忆,当时的结婚“三大件”缝纫机100多元、自行车200多元、17英寸的电视机500多元。

  上世纪80年代,李金堂的父亲月收入100~200元,家庭每月的开支仅有几元钱。加上母亲养的有鸡、鸭等家禽,保障家里7口人生活绰绰有余。这种情况持续到1990年前后,李金堂的父亲退休,作为老干部子弟,李金堂兄妹四人顺利进入味精厂工作。他记得,当时的粮票、布票等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逐渐退出市场流通。

  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经济的迹象开始显露,私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味精生产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进入高速发展阶段。1992年,也就是李金堂进入莲花味精厂的这一年,中国成为世界味精生产的第一大国。

  莲花味精上市之时,整个项城陷入狂欢

  竞争企业的出现并没有影响到势头正猛的莲花味精。李金堂进入莲花味精厂以后,基本工资加补助每月138元,奖金按照效益200~500元不等。也就是说,他每月能拿到338元~638元的薪酬。“每天蹬着自行车去上班,太欢快了,甚至想着以后可以靠这份工作养老。”

  丰厚的收入直接影响了项城这座豫东小城的经济活力。莲花人带来的消费以每月一次的强大冲击力,为商户们带来高额营收。

  项城市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上世纪90年代每月莲花味精厂发工资时,是城区服装、餐饮、娱乐、住宿等行业的商户们最高兴的时候。莲花人引领了这座小城的消费最前沿,味精厂的小伙子也成为相亲市场的香饽饽。

  莲花味精的业绩也持续上升,1997年的时候,李金堂每月最多拿到3500多元。数据显示,在1983年到1997年的15年间,莲花味精的年产量由400吨上升至12万吨,增长近300倍,产值也由945万元增至22.3亿元,为1983年创办之初的236倍,单厂味精产量居世界第一位。

  随后,莲花味精在上交所敲钟上市,整个项城陷入狂欢。用李金堂的话说,“感觉莲花味精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他得到公司配发的1000股原始股,每股7.01元,价值7010元,一年后变现11000多元。

  历经上市后5年的辉煌,莲花味精开始亏损

  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上市后前5年的莲花味精成为它后来不可逾越的高峰。2001年,莲花味精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味精生产和出口基地,也是世界上唯一用小麦做原料的味精生产企业。

  彼时,莲花味精的产品销售到全国除台湾地区以外的省、市、自治区,并出口至东南亚、非洲、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副食品(不含棉、烟、茧)、保健品(不含药品)、皮革及其制品、饲料、机械设备、仪器仪表及零配件。

  到了2003年,上市5年的莲花味精开始亏损。当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1.74亿元,同比下降3.78%,实现主营业务利润1.38亿元,同比下降40.63%,净利润亏损1.45亿元。

  2004年4月,莲花味精下属公司爆出工人停工、隔月上岗、工资减半等传闻,并爆出控股股东莲花集团占用莲花味精资金的丑闻。一片混乱中,身兼莲花集团和莲花味精公司“双料”董事长的李怀清提出辞职。

  李金堂记得,1996年,李怀清在职工代表大会上曾经讲过,如果不重视企业经营发展,造成企业倒闭,将会有多少人回家种地。

  如今看来,李怀清一语成谶。

  实地探访:当年辉煌的一厂,如今仅剩一处包装车间在运作

  2019年5月28日,偌大的一厂仅剩下一处包装车间,其他生产车间均处于空置和停产状态,车间内的生产设备不见踪迹。距离一厂直线距离仅1.5公里的三厂同样处于这种境地。

  一厂位于河南省项城市环城中路67号,是李金堂在莲花味精厂开始的地方,也是莲花味精走向辉煌的起点。

  河南商报记者进入厂区,发现院内除保留一个包装车间外,其余车间均空空荡荡。

  在“莲花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健康味业公司包装一车间”的包装车间楼下,停有多辆大货车。

  这些车上装满了成袋的味精,袋上标注有“梅花”字样,每袋净含量25kg。据两位货车司机介绍,两辆装有“梅花”味精的货车系从新疆运来,每车载有30多吨味精,拉到莲花健康后再被重新包装。

  多位人士证实,由于生产线撤离和成本原因,莲花健康目前在售味精通过OEM(贴牌生产)的方式保证市场供应。其他主业方面,有机复合肥、鸡精亦通过代加工或半成品加工的方式“生产”。

  莲花健康党委办公室一位人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目前莲花健康位于城区的生产线已经全部搬离处理,由于资金短缺,规划中的莲花产业园区尚未投入使用,造成了现在靠“寻求代加工、品牌溢价”来度日的局面。

  “莲花健康的复合肥也是利用莲花的品牌效应寻求代加工,加工企业按照莲花的配方、品牌等要求订单式生产,做好之后,直接从产地运往销售地。”上述人士介绍,与复合肥不同,莲花味精是将购买的成品味精运到莲花健康,包装工人以莲花的品牌进行包装,再销往各地。成品味精来源于梅花、阜丰、伊品等公司,按照价格高低选择货源。

  鼎盛时期,莲花味精拥有职工2万人左右,但目前出现了大量职工不在岗、生产人员锐减的状况。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在职员工9191人,其中6973人处于不在岗状态,占比高达75.9%。

  作为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莲花健康去年生产人员仅为1324人,占职工总数比例为14%。而公司正常经营时的2001年,共有员工7966人,其中生产人员就有6287人,占总员工人数的78.92%。

  “经营对职工的影响,主要通过内退、停薪留职等方式。”莲花健康党委宣传部一位人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目前莲花健康的主要成本是人工成本。因为大量的车间停产以后,涉及众多职工的安置问题。公司在没有盈利的情况下,需要为停薪留职的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发放基本日常生活保障金。

  昔日的味精大王,只留下一个曾经无比闪亮的牌子。而这个牌子正在随着连续亏损、退市警示等事件的影响,日渐暗淡下来。

  莲花味精这些年为何一步步走向衰落

  2019年4月26日,莲花健康发布2018年年报,确认归母净利润亏损3.325亿元。连续两年亏损的莲花健康开始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莲花。

  2019年5月28日,莲花健康因资金紧张未按时还款,被项城市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04年以后,味精厂就像得了癌症,一天不如一天。”李金堂这样表达对公司的惋惜。

  河南商报记者翻阅年报发现,早在2002年,上市后业绩一路高歌的莲花味精净利润突然下滑逾86%,2003年亏损达到1.45亿元。接下来的三年,净利润缓慢提升至1044万元。

  但2007、2008年公司又持续亏损,接下来的几年里,公司净利润一直处于震荡状态,2015年亏损高达5亿元。2004年以后,莲花味精的营业成本也居高不下,于11亿~27亿元区间徘徊。

  业绩波动的背后是公司治理问题。2004年4月28日,莲花健康公告称,控股股东莲花集团及其下属公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现象较为严重。莲花集团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达到9.49亿元,严重影响了上市公司的正常生产运营。

  三个月后,莲花味精一名小股东李凯以“莲花集团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并构成对其本人及全体流通股股东的侵权行为”为由,将莲花集团及莲花味精告上法庭。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中国证券市场第一例被法院受理且审理的小股东诉上市公司大股东占款的侵权纠纷形成。

  接下来,莲花味精的控股股东和董事长频繁变动。

  随着莲花集团的改制,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公司(下称河南农开)逐渐入主莲花味精,2004年6月,河南农开副总经理郑献锋正式出任莲花味精董事、董事长。2010年,河南农开再次任命公司副总经理刘向东接掌莲花味精帅印。

  莲花健康为什么一步步走向衰落?

  根据2004年公司震荡、剧变期间的公开资料,体制问题、机制问题、管理问题、技术问题和资金问题成为公司由盛转衰的重要原因。

  2004年清查莲花味精的调查人员发现,莲花“跑冒滴漏”现象严重。项城市一些人私接乱拉,或者通过各种关系,无偿使用莲花集团的水、电、气,莲花集团为此每年新增成本3000万元左右,外接水、电、气的单位和个人有2300多个。

  当时的莲花味精用人不当、管理粗放,在李怀清时代,很多管理人员通过“打招呼”的方式进入,以至于管理层无法应对后来的市场竞争。而日常管理方面,职工从工厂偷带味精的情况时有发生。

  除了控股方莲花集团侵占资金外,莲花味精还受技改失败、原材料上涨、银行信贷政策变化等影响,造成资金链断裂。据当时媒体报道,莲花味精债务负担沉重,有数十亿元的贷款和数千万元的对外担保,所剩资金甚至无法保障正常生产。

  对环保问题的忽视也使得处于快速发展期的莲花味精负面缠身。1994年~2004年,莲花味精因污染严重多次被媒体曝光。1997年,上市前夕的莲花味精终于摘掉重点污染企业“黑名单”的帽子,但随后几年中,当地群众对莲花味精偷排污水的举报从未中断。2003年,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办对莲花集团做了8天暗访后,莲花味精因偷排污水被罚款1200多万元。

  在莲花人的眼中,曾经的掌舵者李怀清是功勋人物。李怀清将曾经的莲花味精带到巅峰。但他离开后也遗留下一系列难题,加之后续的亏损、转型不成功……莲花健康面临着一场寒冬的考验。

  老厂区大片停产后,莲花人寄希望于新的莲花工业园尽快投入使用。政府介入,国有骨干企业介入,莲花健康6月10日宣布开始剥离负资产,6月11日一度涨停。所有人都在观望,这朵豫东莲花是否能重新绽放。河南商报首席记者张恒

  资本大戏背后的经验与教训

  在莲花味精陷入困顿的同时,整个味精行业形势也在变差。当时工信部发布的2013年19个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中,味精行业的目标任务同比增幅最大,与2012年相比淘汰落后产能目标增加了14.2万吨,增幅高达99.3%。

  咨询公司欧睿国际的数据显示,中国味精的消耗量从2013年的114.6万吨下降到2017年的92.2万吨。未来几年,这一数字还将持续下降,预计在2022年降至78.9万吨。

  2014年,“资本玩家”夏建统登场,睿康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莲花味精第一大股东,夏建统成为公司实控人。

  夏建统似乎为莲花带来了全新的思路,他制定了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募集资金,除了布局传统主业味精及产业链继续扩大产能之外,公司还计划进军大健康、智慧农业、现代C2B等。2016年1月15日,莲花味精更名为莲花健康。

  夏建统的到来让莲花人和股民欢欣鼓舞。项城市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莲花味精进行并购重组,已更名为“莲花健康”,正在进行网上公示,准备定向增发募集资金,莲花再次绽放指日可待。

  然而,随着睿康系一连串的失败和丑闻爆出,夏建统的“大健康体系”战略一次次受挫。直到2018年2月,睿康投资持有莲花健康的全部股权质押给了安徽国厚,占总股本的11.78%,后因不能偿还借款被轮候冻结。

  当年7月,夏建统辞去莲花健康董事长等职务,新的董事长由在安徽国厚任职的王维法出任。莲花健康2017年年报中,公司发展战略已不再提及“大健康布局”。

  莲花健康一位人士认为,夏建统头顶“哈佛博士、浙商”的光环,内陆人对他有一种“崇拜”的感觉。但莲花味精作为国企出身的中部省份企业,和很多沿海私营企业不一样,他的思路很超前,却不一定能和企业发展马上接上轨。

  未来:莲花工业园将成为发展关键

  莲花健康在2019年4月26日公布的2018年年报中表示,由于公司债务负担沉重、冗员较多等历史遗留问题尚未得到彻底解决,资金异常紧张,无力改造现有的生产线,上述因素严重制约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导致公司主营业务长期亏损,财务状况不佳。

  关于生产线停产一事,河南商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关于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察组第32批转办信访举报件办理情况的公示》显示,莲花健康自2017年9月30日开始停产,至今(2018年7月4日)未恢复生产。

  根据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对莲花健康2018年年报的审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31日,莲花健康味精生产线及附属车间、莲花健康子公司河南省项城佳能热电有限责任公司处于停产状态,致使大量的固定资产处于闲置状态,主要的在建工程均处于停止建设状态。鉴于此,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将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减值的确认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

  莲花健康党委办公室一位人士向河南商报记者证实,城区的加工厂将按照政府规划搬迁至莲花工业园区。但是因为资金原因,这个位于项城市产业园的莲花工业园,尚未建成投产。“工业园区的启动对莲花健康的未来至关重要。”这位人士表示,工业园的建设需要大量资金,但目前莲花健康的成本主要是人力成本。大量的车间停掉以后,涉及人员安置问题,公司要为闲置人员缴纳社会保险、基本的生活保障费。

  政府介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关于公司未来发展战略,莲花健康2018年年报中表示,公司将继续发展和完善现有的调味品生产能力,拓展主要包括味精、鸡精、复合调味料等调味品系列产品,小麦面粉系列产品,小麦淀粉系列产品等的开发和营销力度,推进产品升级并建立更完善的健康食品库。

  另外,莲花健康表示,2019年公司将加快推进闲置土地的规划和收储,积极推进退城入园;有效盘活公司闲置资产,及时变现有用资源;全力解决债务和冗员等历史遗留问题。

  实际上,政府层面已经在着手解决莲花健康的诸多遗留问题。2016年12月22日,项城市政府办公室成立协调解决莲花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历史遗留问题领导小组。根据项城市政府安排,该领导小组的任务是解决莲花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历史遗留问题,帮助企业转型升级、做大做强。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设在莲花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剥离负资产,开始寻求解决方案

  如今,盛夏来临,莲花健康似乎已经开始寻求解决方案。公司6月10日晚间公告称,项城国控拟以1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公司全资子公司佳能热电的100%股权。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寻求企业代加工在食品行业比较常见,但如果将主营产品全部交给其他企业代加工,并不是长久之计。长期来看,莲花健康应该加快其新的产业园建设。朱丹蓬建议,味精产品毛利较少,已经是夕阳产业,莲花健康亟须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比如可以在食品相关产业拓展多元化经营,这需要首先解决资金问题,并制定合理的经营战略。

  5月28日至6月10日,河南商报记者多次联系莲花健康董秘、总经理,未获得回复。莲花健康宣传部一位负责对接媒体的人士表示,总经理袁启发在外出差,不方便接受采访。而公开的董秘电话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编辑:张馨予